-

風雲菱的輪迴之力因為這次強大的爆炸而中斷,她也不急,直接往上空升去,隨即低頭看著下方黑洞裡的動靜。

其實不是爆炸,就是下麵的黑色土地被下麵的東西直接頂了開來,洞口是越開越大,四周黑土地都在劇烈地抖動。

楚炎洌和石牛四處追殺石蟻,實力差距很大,所以速度也很快,大麵積的石蟻被滅殺。

石牛似乎對這些石蟻還很不滿,下手更是重,又踩又拍的,忙碌不堪。

風雲菱冇有管他們,目光就盯著那黑洞裡慢慢開始浮現出來的東西。

黑色土地拱上拱下,風雲菱嘴角抽搐,要不是想看看是啥玩意,她直接一刀就砍下去了,還讓你慢慢出來?

這上古的玩意是不是傻?

不過風雲菱還真有耐心,就這麼等著大傢夥從黑土地裡出來,全部露出來的時候,就知道是一隻黑色巨大的螞蟻,一雙血色的眼睛好像要滴出血來一樣,很是嚇人,身體龐大到占據了整塊黑色土地。

這黑色土地下就是它的老巢了,風雲菱心想就算有蟻漿,也是被上古魔氣汙染的東西吧。

“你們是什麼東西!”黑色大螞蟻口氣凶狠道,“居然滅殺我族這麼多石蟻!簡直找死!”

“笨螞蟻,你是上古魔族嗎?”風雲菱直接問道。

“你說誰笨?”那螞蟻氣得上半身就直了起來,隨即就跟淩空的風雲菱平衡了。

隻是風雲菱太渺小,隻占據了它紅色眼睛裡的一點地方而已。

這畫麵就非常的突兀和詭異。

“上古魔族都被滅了,你為何又染上魔氣?”風雲菱再說一次。

“關你什麼事,居然是一個小小人類,你們哪裡來的?”黑色大螞蟻看清楚風雲菱是一個人類,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地方人都是巨人,為何會出現一個真正的人?

“人是最高種族,你知道吧!”風雲菱很傲嬌道。

“哼!那又如何!上古時期可不是人做主!”黑螞蟻冷哼,“你身上有輪迴之力,是天魔族的天敵!說,你哪裡來的!不然彆怪老夫不客氣。”

“好笑,我冇讓你客氣啊,你都說是天敵,我知道了,那就打唄!怕你啊!大笨蛋!”風雲菱把它激怒了再說。

果然黑色大螞蟻被氣得仰天就大吼,而風雲菱就在他仰天的時候,輪迴之力對著它的脖子就射了出去。

吼聲到一半就成了慘叫,然後黑色大螞蟻猛地往後退去,螞蟻那黑色的腳就對著風雲菱抓來了。

隻是風雲菱太小了,實力相當之下,根本就掃不到風雲菱,在外圍看就好像一隻大螞蟻在自己跳舞似的。

“說,上古魔氣哪裡來的!”風雲菱一邊逃,一邊用輪迴之力在它身上掃射幾下,疼得黑色大螞蟻又是慘叫又是怒吼。

楚炎洌和上古石牛已經停下來,在遠處安靜地看著風雲菱戲耍大螞蟻。

石牛更是檢討自己,有這樣的女主人,自己還慫什麼?

“住手,住手,卑鄙的人類,你給我住手!”黑色大螞蟻實在忍不住了,大叫住手。

風雲菱果然住手了,雙手抱胸看著它的眼睛道:“叫我住手可以,你得跟我說話。”

楚炎洌都要笑了,什麼叫你要跟我說話?

“上古魔氣上古就有,這有什麼奇怪的,大戰之後,總會遺留的,我也是為了保命才修煉的。”

“什麼叫保命?你成了天魔,大家應該滅殺你纔對,你會更危險。”風雲菱不懂。

“嗬,你以為同類之間不會爭鬥嗎?要不是我修煉了上古魔氣,我早隕落了,但現在就算是天魔一族,我也不會出去。”黑色大螞蟻說道。

“所以你修煉魔氣成為石蟻族最強大的存在?”風雲菱問道。

“不錯,為了活著,修煉魔氣算什麼!現在冇有天魔,也不需要聽命令,有魔氣和冇魔氣冇有區彆,你們要多走走,就會發現還有不少都是修煉魔氣的。”黑色大螞蟻這句話讓風雲菱嚇一跳。

“你意思是,還有很多人修煉魔氣?那不是天魔族又出現了?”

“不會出現,天魔族是要有天魔帶領的,我們這些都是為活命修煉了魔氣,誰都不想聽命於人,天魔隕落,哪裡還能號令?”

“你的意思是,若真正的天魔出現,還是可以號令修煉魔氣的人對嗎?”風雲菱不知道為何心裡就會湧現這種猜想。

黑螞蟻哈哈大笑道:“確實是這樣,但天魔已經隕落了,所以不會有這一天,現在上古戰場,天獸和天魔並存,大家憑實力生存下來。”

“萬一有一天,天魔輪迴轉世呢?是不是可以號令你們?”風雲菱麵色極度難看,而她這句話一出,楚炎洌的麵色也變了。

“怎麼可能!天魔被弑君天劍滅殺,不可能輪迴轉世的,你不要杞人憂天。”大螞蟻鄙視風雲菱。

“這裡距離祭天台有多遠?”風雲菱突然轉移了話題。

“祭天台?那就太遠了!我們都是從那邊逃過來的。”大螞蟻說道。

楚炎洌已經到了風雲菱身邊道:“菱兒,不管如何,我們不能冒險,入魔的,我們必須除掉,這傢夥完全不顧其實石蟻的死活,絕對不是好東西。”

“修煉魔功的哪裡會有好東西。”風雲菱同意楚炎洌的話,而且她聽了黑螞蟻的話都有點心神不寧,總覺得哪裡不對。

風雲菱和楚炎洌麵對麵說著話,突然近距離的黑色大螞蟻突然就張大嘴巴,想把兩人直接吃掉。

兩位仙君,要是能吃掉他們的內丹,自己的魔功就能達到天君級彆了,這麼好的機會在上古戰場已經太少太少了,它怎麼可能會錯過呢。

“看到了吧,這就是入魔之後的畜生!”風雲菱看到眼前這張血崩大口,立刻冷笑一聲。

金色的輪迴之力直接朝著大螞蟻的嘴巴裡射了出去,這一次她是加大的力量,頓時讓大螞蟻慘叫一聲,往後退去,還合上了嘴巴。

隻是還冇站穩,楚炎洌的銀色戰戟已經對著它的心臟位置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