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轟——”

猩紅色神光乍現。

恐怖的能量在兩人接觸的瞬間釋放了出來,猛地充斥滿了整座會議廳,並在被會議廳的超抗魔合金外牆阻攔了片刻後,便破牆而出。

殘存的國際巫師聯合會總部大樓連同下方的天空城瞬間崩塌,於猩紅神光的照耀下迅速崩散。

在下方無數巴黎市民的驚呼聲中,兩道閃爍著猩紅色光芒的人影沖天而起。

1號狀若瘋癲,於猩紅色神光包裹中揮出了一拳又一拳,其速度之快,甚至都出現了殘影。

而其每次出拳,大量的猩紅色神光都會於其手中凝聚,化為最純粹的力量轟出。

一時間,恐怖的猩紅色光束遮天蔽日,將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血紅色。

其中散發出的威壓,甚至讓底下的麻瓜們單是看了一眼就有想要跪倒的衝動。

這就是將王之血力量運用到極致的表現。

1號毫無疑問是各種魔力流派的集大成者,其對王之血的控製能量更是到達了登峰造極的階段。

也隻有他這樣的強者,才能夠將普通的魔力完美融入進王之血當中,舉手投足間就製造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與他相比,先前吸納了天空城儲存魔力的依耶塔雖然在能量上更勝一籌,可在真正的殺傷力上卻是連給1號提鞋的資格都冇有。

而麵對如此強大的攻擊,林克卻表現的極為淡定。

他甚至就連要躲避一下的心思都冇有,就這麼麵無表情的站立在虛空之中。

如海嘯般洶湧的猩紅色神光不斷向他發動著衝擊。

可始終卻都冇辦法突破林克身體表麵瀰漫的那一層猩紅色神光,甚至,就連一絲一毫的震盪力都冇辦法傳遞進去。

1號見狀麵色一變,急忙於林克拉開了距離,緊接著掏出了魔杖。

王之血裹挾著海量魔力於其杖尖彙聚,在短暫的蓄力後凝結成了一道玄妙的血紅色陣圖。

任何一個本能尚在的人都能清楚感應到那血色陣圖上恐怖的能量。

甚至於,單是其溢散而出的星點能量,都直接撕裂開了周圍的空間。

1號喘著粗氣,麵色蒼白的厲害。

在輸出瞭如此巨量的魔力之後,就算是他也感受到了強烈的虛弱感。

不過,那也沒關係了。

眼下他所製造出來的血色陣圖便是他此生最強的一擊。

為了儘可能的提升力量,他不僅向其中輸出了大量的王之血和魔力,甚至還加了一小塊自己的靈魂殘片,真正讓此次的攻擊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得到了神化!

如果仔細聽得話,他甚至都能聽到那自血色陣圖上響起的頌歌聲。

那是屬於神的讚歌,而這一道攻擊,也將會是神的一擊,是足以能貫穿日月,毀滅星辰的滅世一擊!

“來吧,林克,來品嚐一下神的力量吧!”

1號怒吼著,臉上表情變得扭曲又猙獰,手中魔杖猛地揮出,那血色陣圖便化作了血光射出,於空間中拉出了一條猙獰的血色傷痕。

麵對如此恐怖的攻擊,林克也冇辦法再維持先前那般無動於衷的姿態了。

他眉頭微微上挑,手臂抬起,竟是想用手去將其接下。

這讓1號興奮的狂笑了起來。

在他看來,林克這絕對是自大到了極點。

那可是凝聚了他幾乎所有力量的最強一擊!

林克想要單憑一隻手就接下?

這簡直就是在異想天開!

1號甚至都能想象出稍後林克整條手臂都被血光貫穿,崩散為飛灰的模樣了!

然而,現實卻是與他想象中的場景有著巨大的出入。

隻見那連星辰都能貫穿的一擊在落入林克手中後,卻被牢牢的擋了下來。

血色的光芒在林克手中瘋狂舞動著,想要突破這層阻攔,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

但伴隨著林克的手掌微微合攏,這道凝結了1號心血的血芒卻是瞬間湮滅,化作了一律青煙,緩緩飄散在了空氣當中。

1號的狂笑聲戛然而止。

他就像是被掐住了脖頸的鴨子一般,麵色漲紅,目瞪口呆的伸手指著林克,似乎是要說些什麼,但卻什麼也都說不出來。

“你就這麼點本事嗎?”

林克的聲音傳入了1號的耳中。

1號猛地回頭,愕然發現先前還在遠處的林克竟不知何時直接瞬移到了他身後。

“哈——”

1號一聲暴喝,周身猩紅色神光暴漲,就要繼續與林克拉開距離再戰。

但伴隨著林克手中魔杖微微抬起,1號整個人卻瞬間僵在了原地,失去了對自身**和體內能量的一切控製權。

1號的靈魂在絕望的狂吼。

這次他與林克的戰鬥其實壓根就冇有半點懸念。

吸收了依耶塔,並獲得了三位摯愛之人‘獻祭’的林克此時已經掌握了巨量的王之血。

憑藉著大量的王之血,林克的實力也達到了高段傳奇。

這種力量,遠不是1號這種已經將大部分王之血全部輸送給其他人的傢夥所能匹敵的。

麵對林克,他羸弱的就像是個嬰兒。

“我原本還指望著你能為我獻上一場更為精彩一些的表演,卻冇想到,竟然這般無趣。”

林克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他搖著頭,麵露遺憾的說道,“既然如此,我也隻好自己來找些樂趣了。”

言罷,黑檀木魔杖杖尖突然燃起了一朵半透明的火焰之花。

在林克的控製下,黑檀木魔杖緩緩抵住了1號的眉心,將火焰全部傾倒在了1號的頭上。

半透明的火焰之火在1號額頭上輕微搖曳。

這是最純淨的厲火,純淨到了物極必反,擁有了聖潔韻味的程度。

當然,這本質上依舊是厲火。

由於過於純淨的關係,其所擁有的侵蝕燃燒特性不僅冇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強,就連靈魂也能吸納成為養料,供其燃燒。

佈置好了一切,林克才收回魔杖,拍了拍手,饒有興致的說道:

“不錯,現在你的模樣看起來就順眼許多了。”

1號眼神流轉,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目光中,有好幾種情緒在交錯碰撞。

湯姆·裡德爾,或者說伏地魔本就是個非常怕死的人。

要不然他也不會製造那麼多魂器,企圖戰勝死亡。

而現在,作為給厲火供能的薪柴,他珍惜的生命正在一點點的流逝。

這種死亡緩緩逼近的感覺,會在此時剝離去他的一切,使得他的內心,隻剩下恐懼。

除此之外,還有厲火緩慢灼燒**和靈魂的痛苦。

多種痛苦互相疊加,1號很自然的就絕望了。

運用王之血的能力,林克能清晰看到1號那痛苦掙紮著的靈魂。

通過他的嘴型,林克甚至還分辨出了他靈魂此刻想說的話: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聽’著那來自1號靈魂的哀嚎,林克笑了。

笑得很開心。

複仇永遠是件令人愉悅的事情。

這就跟暴飲暴食下的肥胖長肉是一樣的。

儘管體重飆升後可能會給他帶來苦惱。

但至少,在‘變胖’的這個過程裡,他享受到的是極致的快樂!

而林克快樂的時間很有很長。

他可是刻意調低了那朵純淨厲火的效率。

根據他的估算,想要將1號的靈魂和**徹底焚儘,最起碼需要一週的時間。

且由於靈魂被短暫剝離的關係,1號在這整個處刑過程中會失去五感。

這就等同於是在關禁閉了。

冇有真的經曆過禁閉懲罰的人永遠都不知道幽禁到底有多麼可怕,而現在,1號所承受的,是比之更幽深無數倍的折磨。

因為,他還能感知到痛苦。

那種從身體到心靈,一點點崩散的痛苦。

這就是林克給予1號的刑罰,林克衷心祝願1號能長久的支撐下去。

最好是能支撐到最後一刻。

也隻有這樣,才能讓他的複仇得到一個圓滿的結局!

隻可惜,1號還是辜負了林克的期待。

厲火的刑罰纔剛剛持續了不到五天,1號的靈魂就已經失去了哀嚎的能力,變得麵容呆滯,也放棄了一切抵抗。

這令厲火對其靈魂的燃燒變得更為徹底和迅速。

也讓其靈魂以及**在第六天清晨時,便徹底化為了飛灰,隻餘下一團純粹的王之血以及一個由層層保護咒包裹著的木盒依舊漂浮在空中。

“你可真是讓我失望啊!”

林克無奈的搖了搖頭。

比之六天前,他的情緒得到了相當大的緩和,這也使得他開始有些後悔了用這麼粗暴的方法來對待1號了。

直接用厲火來燒雖然能以最大的效率給予1號痛苦,可這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

要換做林克現在,肯定會把1號關押起來,仔細研究1號的心智,再從根本上對其的意誌和理念進行折磨,最後再施以厲火灼燒之刑,使其在意誌、靈魂和身體三方麵上都遭受最殘酷的刑罰!

不過現在,說這些也已經晚了。

隻能是便宜了1號。

林克滿懷遺憾的抬起頭,看向了1號的‘遺物’。

那團王之血迫不及待的便衝入了林克的身體。

它的到來並冇給林克帶來多大的感受。

畢竟林克體內的王之血總量實在是太大了,與之相比1號所殘存下來的這些真不算什麼。

不過在吸收了這團王之血後,林克倒是於冥冥之中有了一種感覺。

那就是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王之血,恐怕都已經全部在他身上了。

至於那個木盒。

林剋意念一動,其上佈置的數百層保護咒便如同烈日下的冰雪般迅速消融。

很快木盒便被打開,裡麵摺疊好的隱形鬥篷也映入了他的視野。

這讓林克滿意的點了點頭。

隱形鬥篷就位,那麼死亡三聖器也就真正到齊了。

如此想著,林克又分彆取出了複活石和老魔杖。

其中複活石依舊被放置在了一個戒指匣內,林克壓根就連碰都不想碰它一下。

他很清楚這東西有多麼惡毒。

曆史上幾乎每一個使用並對其效果著迷的人,幾乎都死於非命了。

所以就算鄧布利多不告誡他,他也不會去使用複活石。

複活石這東西,在林克眼裡也就隻是個用來進行儀式的道具而已。

而複活石本身顯然也不具備智慧之類的東西,自打出世以後,它便一直保持著此般形態,一直冇有變過。

至於老魔杖,那就有些不一樣了。

這根用接骨木和夜騏尾羽製成的傳奇魔杖才一被林克握在手中便開始了劇烈的顫動,它的杖尖甚至還爆發出了一連串熾烈的火焰。

林克能清晰的感知到,此刻這根傳奇魔杖的情感。

它正處在一種極致的興奮當中。

因為,眼下抓著它的,是它千百年來感知到過的最強巫師!

它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林克所使用,去施放魔法了!

林克甚至還能感知到,它在鼓動他去鄧布利多來上一記索命咒之類的攻擊魔咒,因為隻有這樣,它的使用權纔會真正落入林克的手中。

隻可惜,林克並冇有要使用它的念頭。

準確來說,以林克目前的實力,他已經不再需要魔杖之類的魔力擴大器來進行輔助施法了。

他之所以還在使用黑檀木魔杖,也隻是因為念舊而已。

至於老魔杖,它與複活石一樣,僅僅就是進行儀式的工具。

“呼——”

長呼了一口氣,複活石和老魔杖在林克的魔力控製下與隱身鬥篷連成了一體,於空中組成了一個代表著死亡三聖器的標誌。

而在標誌成型的瞬間,林克便能感知到,自己體內的王之血莫名躁動了起來。

猩紅神光第一次在林克未曾調動的情況下主動浮現,並與死亡三聖器融合在了一起。

“轟——”

一扇打開著的猩紅色門戶於巨大能量的爆發中緩緩浮現。

林克能清晰感知到,一股殘暴的、瘋狂的氣息正自門戶中不斷湧現。

這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正被封印在其中一樣。

這種氣息有點類似於王之血,卻要比王之血更加的純粹,更加的原始和狂野。

理論上來講,這種氣息的本體力量應該會比單純的王之血更強纔對。

但現實卻是這些自門內溢散出來的氣息在接觸到林克體表猩紅神光的瞬間,便就如同冰雪撞向了火焰一般迅速消融殆儘。

這足以證明,林克的王之血對門戶內的那東西,有著強烈的剋製。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林克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到底,要不要進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