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暢上前去交涉,希望那六人可以即刻讓開。

為首的禿子笑了起來:

“可以。但有三個要求。”

他已經預估了所有人的實力。

雖說對方隊伍有八人,比他們要多兩人。可對方有兩個女的一個孩子,還有個黃毛一看就是軟腳蝦。

一眼過去,最多也就那個一臉狠殺氣的男人和上來交涉的這傢夥像是有點實力。不像自己的隊伍,六人都是精兵悍將,全都是有實用加成的勇士。

那他還怕什麼!

“三個要求,

第一,把你們身後的那批物資都交給我們1禿子他們之所以攔路,就是看到了那批匕首和手套。

好傢夥,那麼一地,兩階樓梯都擺滿了,至少一兩百件吧?

那麼多物資,他們自然眼紅。

白手套可以合成黃金手套,戴上後力量增強,

可太有用了。他們六人裡有四人都有力量加成,

再有黃金手套,那就是一力降十會,想想都美。

匕首當然也需要。這種匕首質量一般,損耗太大,他們都用廢幾十把了,自然是多多益善。而且這玩意兒放在係統包裹裡不占分量,又不用揹著,最好不過了。

“第二,給我們把那個女的留下。”他手指的,自然是陶然。這女人還冇進入遊戲就不消停,他大哥不過是想交個朋友,她不給麵子還敢投訴,害大哥功虧一簣直接被清理出了遊戲。這口氣,他怎麼也得幫大哥給出了。

“第三,老實交代,你們剛剛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他們六人上樓很小心,所以當突然有八人從天而降出現身後,可把他們嚇了一跳。他們懷疑,

這八人身上有秘密,剛剛應該是從什麼好地方過來的,而那滿地的白手套和匕首,應該就是戰利品。

六人哪能不動心,於是一字排開,就這麼攔住了樓梯。

想上去,怎麼也得過了他們這關!

“以上三條,你們識相的,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否則嗬嗬”禿子手裡多了兩把匕首。他的手倒是靈活,左右手開工,匕首在他手上高速轉起。“否則,我們不會留情麵1

他們想好了,哪怕對方就隻答應一條,他們也是賺的

“大白天就做夢?”周暢笑著往前一步。

“你大爺的!滾你孃的!你哪來的臉敢跟你老子提要求-”老虎更是怒氣沖沖就出去了。“誰還冇個本事了1他一隻手受傷後,陶然的打狗棍就給他用了。這會兒他棍子在手裡一耍,那威風可不比對方的匕首弱。

布希也擋在了陶然身前,暗暗摸出了自己的武器

陶然甚感安慰。自己這個隊長,

冇白當。關鍵時刻,

大家都知道保護她。

陶然暗哼之餘,

麵上卻已帶上了演技,

眼裡惶恐流露,往凶神惡煞的老虎身後躲了躲。

對麵禿子惱了,“怎麼?想要大乾一場?”

“彆。”陶然弱弱發聲,滿麵可憐巴巴。“我什麼都不會,全靠大家保護著才走到這一步,我不能去你們那裡。但我可以把你剛剛要求的第三條秘密告訴你。

實話告訴你們,我們剛剛是從寶藏空間來的,但開啟空間的辦法隻有我知道。我把開啟方法告訴你們,你們就放過我好不好?”

陶然的聲音都在抖,那柔弱無力瑟瑟發抖的小白兔形象完全看不出一丁點假,就是讓老虎幾人憋得有點難受。

不過幾人已是見怪不怪,知道她發聲,肯定是有了打算,便都冇開口,將主動權讓到隊長那兒

對麵的六人眼睛都直了。什麼?寶藏空間?有辦法開啟?所以果然如他們所料,對方那群人滿地的匕首手套都是從寶藏空間拿到的?

禿頭立馬滿臉堆笑:“哈哈,相見就是有緣。你一個小姑娘,我們這些漢子怎會為難你?逗你玩呢!小妹妹,你彆怕!這樣,你把秘密告訴我,我這就放你們離開,怎麼樣?”

嗤!殺人越貨,綁架撕票,這都是常有的。

原本他還隻是一試探,卻是冇想,這裡麵還真就有秘密!無論如何,先把秘密套出來!

他還觀察了對麵其他幾人。當那姑娘提出寶藏空間是她的秘密,其他人竟然毫無反應,並未反對,可見她說的是真。

於是,禿子往前走了一步,為了表明自己的和善,不但放下了手裡匕首,還伸出了手。

“小妹妹現在可以放心了?來,說出你的秘密。”

“但”陶然還是有點怕怕的,往老虎身後又躲了躲:“我的秘密隻能告訴你們中的一個人知道。”

禿子:“你跟我說就行。剛剛嚇到你了,我道歉。”

“那我希望你說話算話。放我們離開。”

“我保證1

陶然點著頭,弱弱上了三階樓梯,禿子也趕緊下了幾階樓梯。

陶然還是有點“怕”,步履磨蹭。禿子咧嘴邪笑,又快步下了幾階。

在樓梯中段位置,兩人麵對麵,中間隔了三階。

禿子看出姑娘害怕,又是主動下了一階。

陶然擺了個僵硬的笑,又一個明顯的深呼吸,這才慢慢湊近禿子。

“我可以幫你去寶藏空間的,去那兒很簡單”

“嗯嗯1禿子又湊近了幾分,恨不得把耳朵貼上來。

“但這事,還得看個人造化。你能不能進得去就不一定了。那裡啊,什麼寶貝都有,比如這個。”陶然打開了揹包,禿子把脖子再次伸長了幾分,把視線投了進去,想要看看這女的包裡究竟有什麼寶貝

手起,腿勾,閃身,攻膝,一個翻轉眨眼的工夫,一氣嗬成。

下一秒,上方的人還冇反應過來,隨著一聲尖叫,禿子已被陶然扔下了樓梯下方烏漆嘛黑的空洞裡

陶然一哼!

要不是摸不清對方實力,不知道對方本事,他們不用對方威脅,早就攻上去了,何必廢話這麼多?

知道對方謹慎,她才一步步誘著,讓對方放鬆警惕的同時,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寶藏上,並主動脫離隊伍還近了她的身

隻要距離足夠,陶然的把握就大了。

就憑她一身的搏鬥招式,一般人縱有再大能力,也很難逃得出她的掌心再打個出其不意,更是十拿九穩!

好嘛,她可冇有撒謊。

她儘力幫這禿子進入新空間了。至於他進不進得去,可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