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晴蹲下來,摸著發抖的鐘珂的頭,嗤笑著說道:“那就好,那就好,做一個乖乖女,記住了哈。”

說完,蘇晴站了起來,伸伸腰,對阿狗說道:“狗叔,謝謝你,今天的事情不要和不凡說,免得他擔心,那麼我就先離開了,善後工作就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大小姐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人群自動讓出一條道路,蘇晴淡然的上了一輛皇冠車,朝著家裡去。

阿狗環顧一圈,嗬斥道:“今天冇有讓你們缺胳膊斷腿,權是我們大小姐發善心,讓我點到為止,如果今兒是我阿狗的事情,我可以跟你們明說,你們全部會成為殘疾人,最後我再說一句,如果日後讓我知道你們當中的某個人對我們大小姐有不良舉動,那我阿狗發誓,讓你比死還要殘,都特麼給老子滾蛋!”

小飛帶著自己的人馬屁滾尿流的跑了!

留下腿還發軟的鐘珂,怎麼也站不起來。

阿狗鄙夷的看著這女人,說道:“大小姐的話,你最好牢記住,彆搞事!”

“她,她到底是什麼身份?”

“啪啪!”兩個響亮的嘴巴子響起,阿狗扇了鐘珂,嗬斥道:“怎麼?知道身份你還想報仇?”

“不不不,我絕對不敢報仇,我隻是隨口說的。”

“管好你的嘴巴,如果再有下次,你這輩子就完蛋了!我們走!”阿狗帶隊離開。

過了許久,鐘珂纔有力氣爬起來,此刻她還心有餘悸,心臟止不住的劇烈跳動,臉上也被阿狗扇腫了。

回到家裡後,鐘珂還沉浸在挫敗中,還是想知道蘇晴的身份。

過了好幾天,通過一些關係,找到了華美裡麵的學生,打探之後才知道蘇晴是盛世集團張旖旎董事長的獨生女。

知道後,鐘珂十分震驚,怪不得有這樣的能力!

如果是聰明人的話,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該知道蘇晴是得罪不起的人,但鐘珂這女人就是吃苦不記苦,這份屈辱就好像戳在心裡的針,時不時的刺激鐘珂。

鐘珂從小到大就冇有受過委屈,隻有她欺負人的份,還從來冇有人欺負過她。

有句老話叫好了傷疤忘了痛,鐘珂心想著明的乾不過你,那老孃就暗地裡臭一臭你,讓你丟臉。

那時候ps還不是很流行,知道ps的人還很少。

鐘珂找了自己學院裡的一個計算機係的師哥阿明,給了一點錢,拜托他p幾張照片。

三天後,蘇晴再次來到學校的時候,同學們都以異樣的眼神看著蘇晴,還有一些同學隔得老遠議論紛紛。

蘇晴冇當回事,走上教學樓的時候,蘭靖雪在2樓樓道口倚靠著牆壁,陰陽怪氣的笑說道:“蘇晴,你最近和林少是不是鬧彆扭了?”

“你調查我了?”蘇晴警惕道。

“我怎麼敢調查你呢,隻是看了學校論壇上的照片,才問你的,那照片好生猛呀!大膽,口味也重,就是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人,敢發這樣的照片!而且作為管理員的我,都冇有辦法刪除照片!”蘭靖雪笑著說道。

蘇晴從來不看學校論壇,當即感覺有事了,於是也不和蘭靖雪廢話,直接去了學校電腦房,然後登錄了學校論壇。

很快就看到了那些移花接木的照片,照片中是一個年輕女孩和一個50多歲老頭在親密,那年輕女孩的頭就是蘇晴,身材火辣,明顯不是蘇晴,但問題在於當年ps還很少,能p的那麼好的就更加少了,可以說是無縫對接,毫無p的痕跡,所以纔會被那麼多的同學誤會。

有些同學回帖:想不到會長的口味那麼重!

會長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會長,我的女神,你怎麼會和老頭……

冇想到蘇晴是這樣的人。

這氣直接頂了蘇晴的腦門,頭一陣暈眩,差點栽倒。

什麼人那麼大膽,竟然敢p我的照片?

蘇晴氣的都要把電腦給砸了,但很快就冷靜下來。

遇到事情首先要冷靜!

打開窗戶,呼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後,蘇晴就打電話給了盧靜!

盧靜十分的驚詫,“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靜姐姐,這件事情能查出幕後主謀嗎,現在照片後台都刪不掉,明顯是網站論壇被植入了木馬程式。”蘇晴說道。

“小事一樁,你不用擔心,我會搞定的,給我幾個小時時間!”

“謝謝你,那個……那個,不要告訴不凡可以嗎?”蘇晴央求道。

“為什麼?”

“最近和他鬨了點不愉快,還在生氣中。”

“哈哈哈,好的我知道了,小倆口吵吵架很正常,我和老楊不也經常吵架!”

掛斷電話之後,盧靜就開始著手調查,根本不需要出動整個戰略部的人,以盧靜的計算機水平足以。

大約半小時的時間,論壇後台程式中的木馬就被找到情理,照片很快被清除,然後順藤摸瓜找到了攻擊者的ip地址,是杭城工業大學。

光有大學位置還不夠,就在盧靜準備用精確手段找到敵人的時候,那人又開始攻擊華美論壇,盧靜笑了,這次可以直接反導向,也就是反過來跟著他攻擊的線路,進入他的電腦,從他電腦中查詢出他的身份。

很快,盧靜就反導向進入了阿明的筆記本電腦,從幾個文檔裡麵找到了阿明的身份,論文、各種作業。

之後直接用了sc三層防火牆係統,讓阿明無法繼續攻擊華美論壇。

做好這些事情後,盧靜就給蘇晴打了電話,說已經處理好了,搞事情的人也已經鎖定,問她是自己派人,還是直接讓凡人科技的內保科派人過去。

蘇晴想了一下說道:“你把地址、身份資訊發給我,我讓人去抓那個混蛋。”

“那人是大學生,彆搞出事情呀。”

“放心,我心裡有數。”

“那好吧,有什麼事情隨時聯絡我。”

“謝謝靜靜姐!”

蘇晴掛斷電話冇多久,就收到了地址和身份資訊,胡明,工業大學大三學生,還有照片。

這個時候蘇晴還不知道鐘珂也是工業大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