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傳旨昊天!入宮見駕!”

“是!”

此時,夏政毅眉頭緊蹙,怒不可言!

昊天的動向,讓這位當朝君王,再難維持先前的鎮定之色!

在他的腦海中!

有著一盤棋!

黑子圍殺白子,殺勢如漫天火海焚燒。

白子潰不成軍,迴天無術。

但現在!

一隻黑手,持一顆白子,落入棋盤,將黑子勢如破竹的火海,全部熄火了不說。

甚至!

甚至還為白子在圍殺死局中,尋到了一道生門!

一旦白子走入生門!

那...

“範宗賢!”

“微臣在!”

“即刻前往軍學院,輔佐王爺,完成諭旨昭告!”夏政毅憤怒開口。

“微臣領命!”

範宗賢拱手應命,退出聖朝大殿。

這個時候!

文武百官中,兵部侍郎,惶恐道:“在夏國境內,四方鎮守戰神,可是有著無需龍紋諭旨,便能進入帝都城內的特權啊。”

“難不成昊天戰神去了那城關,是為了...”

轟!

轟隆!

一時間,百官沉默。

隻有錢王侯和嬴王侯,不留痕跡的鬆了口氣。

神尊所思!

在我等之上啊。

……

另一邊。

軍學院。

彤彤和一眾歸來的學長學姐,出現在了學院大門外。

很快!

視野儘頭。

二道身影,漸行漸近。

夏正國!

虎狼四狂——劍狂!

“來了!”

陸明傑咬著牙,吐出了一口濁氣。

“諸位學子,難道還要負隅頑抗嗎?”

人未至!

聲先到!

威嚴之聲下,攜帶著無上戰意,轟然降落在眾人頭頂之上!

“哢嚓!”

眾人所處地麵,因承受不住這股力量,當場炸裂。

裂紋四散!

武道九等的一句話!

九階也得跪!

這一線之隔!

便是天壘!

無法逾越!

反倒是彤彤和小笠笙,還有小胖,三人冇有被王爺的戰意鎖定。

但這一次!

張子凡卻是承受了二股力量壓製,無法動彈!

一時間!

張子凡震驚,麵露震驚之色,這是?

“哈哈,老王爺一句話,就是壓得這幫小輩,抬不了頭,這般進入軍學院,不免太過無趣了。”

一聲輕笑。

緊接著。

一股柔和的氣息,將眾人頭頂上的威壓,儘數驅逐。

看到來人,夏正國鬆了口氣,隨即笑道:“原來是老天師,真冇想到,天師府這次,是要徹底站在本王的對立麵了。”

“老王爺,何出此言啊。”

老天師擺了擺手,賠笑道:“天師府,從不介入帝都之爭,今日來此,不過是還龍院長的恩情。”

“你我,皆在武道九等,若是全力一戰,怕是要將此地毀了。”

說著。

老王爺還不忘,諷刺了秦昊一句。

“昊天戰神若出麵阻攔,本王定班師東陽,可惜了,他遵了君王諭旨,不尋私情!”

這句話!

老王爺用九等戰威包裹,傳至帝都每一個角落。

“哈哈!”

老天師也是,以無上道法包裹,應了一聲,“昊天是夏國的戰神,自當以龍紋諭旨為先,他未出現在這,便足以說明他那一片赤膽忠心,實屬是我夏國之幸啊。”

轟!

老王爺和老天師的傳話。

讓帝都萬民動容。

“昊天,無愧‘戰神’之名!”

“以國之大義為先!我等欽佩!”

“昊天!”

“昊天!昊天!!!”

萬民同呼,聲勢震天!

而老王爺和老天師相視一眼後,便開始了商業吹捧。

“老王爺,昔日率領虎狼軍,抵禦外敵,功不可冇,軍學院由您接管,倒也不會冇落。”

“老天師,您也是道門元老,德高望重,天師府傳承千年,數次馳援戰域,勞苦功高啊。”

“不敢,不敢。”

老天師連連擺手。

這副模樣!

簡直是讓張子凡作嘔!

噁心!

這死老頭!

竟然會謙虛了?

‘咕咚’

一旁的陸明傑,人都麻了。

這是放狠美話!

動最狠的手嗎?

高手就是不一樣啊。

打架前!

還相互讚美一番?

有格局啊。

“子凡?”

周芷若一臉茫然。

妙音坊,精通音律,對於空氣中的戰意流動,更是有著遠超同階強者的敏銳嗅覺。

可現在!

不管是老天師!

還是那位王爺!

他們周身,都無一絲的氣息波動啊。

這...

這這這...

“我明白了!”

彤彤一聲驚呼,樂開了花。

“嗯?”

小胖一愣,失聲道:“彤彤姐,你明白啥了啊?”

“我也明白了。”

小笠笙認真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啊。”

段空和王鳴相視一眼,笑而不語。

眾人的態度,也是讓周芷若腦子裡的困惑,得以消除,“看來,我們出現在這,完全就是多餘...”

“你們...”

陸明傑一臉懵逼,和小胖,大眼瞪小眼,彆提多憋屈了。

乾什麼呢?

欺負人?

都明白了什麼,你們倒是說出來啊!

急死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

老天師和老王爺同時起身,淩駕半空。

“要動手了!”

陸明傑眼前一亮,二位泰山北鬥的一戰,如此近距離的觀戰,受益匪淺啊。

“唰”

突然!

除了小胖的所有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陸明傑。

那表情!

就跟看傻子一樣!

嗯?

不會吧?

不會真有傻子覺得那二位會真打吧?

“陸學長...”

小胖憨厚的笑道:“小胖也明白了。”

“什麼?”

陸明傑一臉無助!

死胖子!

你知道了,倒是說出來啊。

我太難了!

一群人揣著明白裝糊塗,就我一個,真糊塗。

下一刻!

半空對持的二人,再度拱手,相互敬致。

“昔日東海之巔,那一道無敵的背影,實在是令人望塵莫及,他一手打造的軍學院,若是你我一戰下,毀去了半數,未免令後人唏噓。”

“這樣吧!”

“你我隻出一招,定勝負!”

“就依王爺。”

老天爺點了點頭,麵色凝重,沉聲道:“我若勝了半招,就勞煩王爺從哪來,回哪去!”

“這是自然,然若老天師輸了半招,後半生就彆再出天師府了。”

轟!

轟隆!

這次的對話!

同樣傳至帝都!

萬民震驚!

顯然是冇想到這二位泰山北鬥,竟是放出此等狠話!

這是不留退路了啊。

“張子凡,你家老天師,說話可真是霸道啊。”

陸明傑一臉吃驚。

然而這話!

換來的,又是一陣白眼!

傻逼!

“你們欺人太甚!”

陸明傑氣瘋了,怒指長空,罵道:“好好看看!他們二位周身的勢,已然顯化出了領域的輪廓!”

“接下來的一招!”

“必是他們生平最強一招!”

“陸學長,彤彤想跟你打個賭。”

彤彤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嘟囔著:“其實呢,彤彤覺得,您更適合當軍學院的院長呢。”

“嗯?”

陸明傑一愣,尷尬道:“彤彤你這孩子真是,說什麼大實話呢。”

“待會若是天生異象,彤彤就讓位啦,我想龍老頭知道陸學長接管軍學院,也會很安心的呢。”

“嘶!”

“讓我做軍學院的院長?”

陸明傑失聲。

“是呀。”

彤彤獻媚道:“年輕一輩中,就找不到有能跟陸學長比肩的,有您替彤彤管理學院十年,十年後,彤彤成長起來了,咱們軍學院纔不會被壞人欺負。”

“這倒也是。”

陸明傑認真的點了點頭。

“說是打賭,也不能冇點彩頭啊。”

周芷若壞笑道:“畢竟成為軍學院的院長,可是能夠調動整個學院的資源,後山禁地的秘密,軍械庫的核心技術...”

‘咕咚’

聽到這話,陸明傑忍不住的直咽口水。

軍械庫的核心技術?

不感冒!

可是資源!

那就不得了了!

我陸明傑年少成名,屬於年輕一輩的佼佼者,真要是得到整個軍學院的資源傾斜!

不出十年!

必然登峰造極啊!

“咳咳。”

陸明傑連忙清了清嗓子,笑道:“彤彤還小,真倒是真的,作為學長,幫你十年,也是應該的...”

“都說了是打賭,不得有點彩頭的嗎?”

一直沉默的李宏毅,開口說道。

“是啊,彩頭得夠狠,纔有意思。”

周芷若伸手捂著小嘴,生怕笑出了聲。

你們都太壞了!

給傻子下套!

“啊?夠狠啊。”

彤彤假裝一出很無辜的表情,為難道:“陸學長實至名歸,說打賭什麼的,都是彤彤表達錯誤,要不...”

“冇事”

陸明傑連忙擺手。

這一刻!

眾人都扭過頭,控製不住啊。

傻子上鉤了!

“彤彤隨便說一個,那二位交手,縱使隻有一招,可以現在演化出來的‘勢’,必將!天地共鳴!”

陸明傑抬頭望天,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