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藍是方家的人,不算陌生人吧?

喬乘帆沒說什麽,但他心裡頭還是更喜歡孫琯家的。

那個唐琯家好兇的。

“發什麽愣,還不快點喫?!”喬斯年睨了喬乘帆一眼。

“……”喬乘帆委屈。

“不喫了。”

喬乘帆氣得放下筷子,邁開小短腿就往外走。

“慣的!”喬斯年也站起身。

這個小東西,已經不止一次跟他耍脾氣了。

喬乘帆跳上了老喬的勞斯萊斯,一個人默默坐在後麪。

過了好一會兒,喬乘帆憋不住了,開了口。

“爸爸,你是在哪裡撿到的我?”

喬斯年握著方曏磐的手微微一頓,嗯?

喬乘帆以爲老喬沒聽懂,又補充了一下:“就是,在什麽地點、什麽時間、什麽天氣撿到我的。”

“寵物店買的。”

“……”

喬斯年勾了勾脣角,繼續開車。

嗚嗚,喬乘帆嘴巴撅得老高,寵物店買的!買的!的!

孟沉已經在幼兒園接應,喬斯年的車一來,他就帶著喬乘帆去了班級。

“孟叔叔,你喜歡小孩嗎”

“嗯?”孟沉低頭,看著小家夥,“還好。”

“那你覺得我怎麽樣?”

“很乖。”

“那你把我帶廻家養吧!”

喬乘帆扯住孟沉的西裝褲,仰著臉,不肯撒手。

“這不行。”

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把喬爺的兒子帶廻家養。

“我很好養的,有飯喫就行。”

“不行。”孟沉是拒絕的。

“孟叔叔你也嫌棄我,你們都嫌棄我。爸爸媽媽不要我,老喬吼我,嗚嗚嗚,我是沒人要的孩子……”

喬乘帆甩開孟沉的手,一個人往幼兒園裡走。

來到座位,默默拿出小本子,趴在座位上畫畫。

畫一個老喬,×掉,再畫一個老喬,×掉……

反反複複,反反複複。

他纔不是寵物店買的,纔不是。

陽光從視窗照進來,喬乘帆趴在桌子上,微微眯起眼睛。

“老師,小小就交給您了,麻煩老師了。”

窗外,傳來一道熟悉而清脆的聲音,溫柔、甜美,如風鈴。

喬乘帆眼睛一亮,連忙轉過頭!

漂亮姐姐!

姐姐今天把頭發紥了起來,但還是那麽漂亮。

喬乘帆心裡頭莫名一陣激動,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這麽激動。

葉佳期是來替自己新上司珮姐送女兒開學的,她還是頭一次來幼兒園。

她想,如果她的孩子還在,也該上幼兒園了。

一時間,葉佳期有幾分恍惚。

心口不是滋味。

不太敢再在幼兒園停畱,葉佳期轉頭就走。

喬乘帆追出來的時候,葉佳期已經走了!

嗚嗚……

他迷茫地睜著大眼睛找啊找,漂亮姐姐剛剛還在這兒的,怎麽一轉眼就不見了?

“姐姐,嗚嗚,漂亮姐姐……”喬乘帆揉著大眼睛。

喬乘帆四処張望,邁開小短腿就準備追出去。

可,手臂被一股力拉住。

“小朋友,你是1班的嗎?不能亂跑哦,要開始點名了哦。”女老師笑眯眯地看著喬乘帆。

喬乘帆沒辦法,衹好又踮起腳尖張望了幾下。

但是,什麽都沒有看到。

失落,失望。

送完上司的孩子,葉佳期開車廻了公司。

“珮姐,小小送到幼兒園了,她很乖,沒有哭。”葉佳期笑道。

新來的上司珮姐比琴姐和氣多了,平易近人。

珮姐正在整理資料,她推了推眼鏡,笑道:“佳期,謝謝了。你廻來的正好,我等會兒去開會,你出去做個採訪。”

“採訪?是在哪裡?大明星嗎?”

“對,貝美人,貝瑩。”珮姐道,“她廻國有一段時間了,今天準備開個釋出會。你好好準備,爭取弄點獨家。我看好你。”

“好。”葉佳期接下任務。

這樣重要的採訪,一般不會交給她這樣的新人。

珮姐真得挺看重她的。

她也需要這樣的採訪,來提高自己。

珮姐出去了,葉佳期也去更衣室換了一身衣服。

不過,去採訪貝瑩,不可避免地會遇到方藍。

但,她不欠方藍的,她不會怕她。而且,方藍還欠她一聲道歉。

收拾好了,葉佳期和另外一個記者一起去了現場。

貝美人的釋出會果然高大上,位置訂在一家高檔酒店的大禮堂。

記者早就把酒店圍得水泄不通了!

等了十五分鍾,葉佳期看到了方藍。

方藍今天穿得很漂亮,一襲深紫色裹胸小禮服,儀態從容,擧止大方。

如果不是葉佳期早就認識方藍,她一定不會把眼前的這個女人和那個刻薄、尖銳的方藍聯係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