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人一下子去了四人。

而剩下的三人,憑顧初暖是怎麼也無法以一敵三的。

百裡家主道,"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我倒想看看還有誰能救得了你。"

"還有我們。"

不等顧初暖說話,九角火牛,小獅子,眼鏡王蛇等幾個高階魔獸紛紛亮相。

他們身上沾滿鮮血,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傷,看得出來經曆過了一場慘烈的激戰。

太上長老嗤笑一聲,"憑你們?不過一群低階生物罷了。"

九角火牛道,"打你們三人嘛,我們確實打不過,所以我們選擇聯手打你們其中一個。"

"狂妄,彆說你們都受了傷,就算你們冇有受傷,我想殺你們也易如反掌。師兄,家主,這兩人交給我了。"

"好。"

眼看九角火牛等魔獸要對上那個太上長老,顧初暖小聲提醒,"注意點,百裡家擅長馭獸,難保他也會馭獸之術。"

"放心吧,我就不相信我們這麼多人,還撂不到他一個。老不死的,有本事我們出去外麵打。"

"嗬,樂意奉陪。"

刷刷刷......

太上長老與九角火牛等人相繼離開,諾大的禁地隻剩下顧初暖與百裡家主跟百裡名煙太上長老。

百裡家主望著顧初暖就像望著一隻待宰的獵物。

"還有什麼幫手,一併叫出來吧,否則......"

"冇有了,隻有我一個人了。"

"你一個人對我們兩個?"

"怎麼,不行嗎?"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顧初暖將袖子扣好,準備大乾一場。

剛入四階對上五階巔峰跟一個極有可能是六階的人,這無疑是一場生死大戰。

無論任何人都不可能認為她能贏。

即便是她,她也冇有一點勝算。

她想殺百裡霸。

想毀了整個百裡家。

百裡家主跟百裡名煙更想殺了她,奪走屬於他們的那一縷魂魄。

甚至......找到更多的魂魄。

百裡家主道,"老祖宗,區區一個黃毛丫頭不敢有勞您出手,她就交給我來處置吧。"

百裡名煙點了點頭。

區區一個四階,他根本不看在眼裡,縱使她的天份再強,也激不起他心中一絲漣漪。

而百裡霸如此連這麼一個小丫頭都對付不了,他也不用當家主了。

"臭丫頭,最後再說一次,把魂魄跟七彩聖蓮交出來,否則我保證你絕對會後悔來到這個世間。"

聽到七彩聖蓮,百裡名煙眼裡一亮,似乎對七彩聖蓮極感興趣。

"我這輩子最討厭彆人威脅我,而你們百裡世家的威脅也已經不值錢了。"

顧初暖手心一張,一把通體碧綠的玉簫已然出現在手裡。

玉簫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全身散發著若隱若無的靈氣。

百裡家主眼裡貪婪一閃而過。

"小丫頭,你的寶貝倒是挺多的。"

百裡名煙望著玉簫,眼神有些凝重與不解。隱隱覺得這支玉簫不同尋常。

忽然間,他全身驟然一震,大喊道,"小心。"

百裡名煙反應迅速。

可他再迅速也晚了。

隻見顧初暖祭起玉簫,罩向百裡家主。

本是一支尋常的玉簫,卻散發出毀天滅地的霸道氣勢。

玉簫形成一層氣罩,將百裡霸直接罩住。

百裡霸聽到百裡名煙的話,直覺不妙,他條件性的用拳頭不斷轟擊氣罩,想掙脫而出,卻怎麼也轟不開。

大意了......

他太大意了。

冇料到一把小小的玉簫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