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安知道雲北寒說的是歸墟牢獄之中那些尤族好的事情。

當初,妹妹和蒹葭之所以進入歸墟牢獄,就是為了保住尤族。

如今真相已經大白,當初尤族是被冤枉的。

妹妹醒來之後,肯定是要去歸墟牢獄,將那些人解救回來的。

也罷,這一切都等妹妹將那些人救回來之後,再說了。

蘇辰安站起來,開口說:“那你先守著她,我去看看蒹葭情況如何。”

玉蒹葭傷得要比雲北寒更重一些。

如今還在隔壁休息呢。

雲北寒低聲答應:“好。”

蘇辰安離開之後,雲北寒拉起蘇言初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邊上,低聲說:“初初,你睡了這麼久了,也該醒過來了吧?我想你了!”

說完,他閉上眼睛,感受著蘇言初手心的溫度。

忽然,他感覺女孩的手動了動。

似乎故意輕輕蹭著他的臉頰。

他睜開了眼睛,轉頭看向蘇言初,果然看到她看著他,臉上帶著笑意。

“雲北寒,我也想你了!”蘇言初聲音有些沙啞,但對於雲北寒來說,這聲音堪比天籟。

他坐在床榻上,將女孩扶在懷裡,靜靜擁抱著:“初初,你終於醒了?有冇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蘇言初在雲北寒的懷裡蹭了蹭,嗓音軟化不少:“傷口有些癢。”

雲北寒知道蘇言初身上有幾處傷口,都處理過了。

聽了這話,他凝聚靈力,拂過她的傷口,低聲問:“傷口恢複,會有些不舒服,這樣會不會好點?”

蘇言初感覺暖意覆蓋了微癢,點點頭:“嗯。冇事了。”

“初初,剛纔大哥說,等你醒來之後,讓我們重新辦一次婚禮。”雲北寒將蘇言初圈在懷裡,低聲說著。

“你怎麼說的?”蘇言初舒舒服服地窩在他懷裡,言語帶笑。

“我說,你還有事情要做,等你將事情做完之後,再商量這件事。”雲北寒說。

蘇言初稍稍抿嘴,是的,莫幽幽和蕭無瑟他們,還在等著她呢!她不能讓他們等太久。

“這件事,其實不用商量的。既然哥哥希望,那就如他所願了。等我們將幽幽他們救出來,就重新辦一次婚禮,你覺得好不好?”蘇言初問。

雲北寒點點頭:“嗯。”

-

之後,玉蒹葭回到了玉家,成為了玉家家主和陽曲天主君。

蘇辰安則是重新成為了三天六域的主君。

因為他們都有事情要處理,所以隻有蘇言初和雲北寒查詢了開啟歸墟牢獄的方法,又一起去了無妄海域。

再次回到歸墟牢獄所在的島上,蘇言初站在山崖上,看著波濤洶湧的海麵,陷入了沉默。

她其實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可以開啟歸墟牢獄?

又或者說,即便他們開啟了歸墟牢獄,裡邊的人,就真的能出來嗎?

雲北寒站在蘇言初身邊,感覺到她的沉默,問道:“初初在想什麼?”

蘇言初稍稍抿嘴,低聲回話:“我在想,除了開啟歸墟牢獄,讓幽幽她們出來,是不是還有另外一種處理方式。”

雲北寒聽了蘇言初的話,想起之前她之前看的那本書,開口問:“你是說,將歸墟牢獄變成一個域三天六域相連的,獨立的一個區域。”

蘇言初嘴角微微勾了勾,笑著說:“若是當真可以這樣子的話,就會再多一個歸墟域,加上修羅域,就是三天八域了,也挺好的,不是嗎?”

雲北寒聽了蘇言初的話,點點頭:“聽著確實不錯,隻是初初,那樣做,很危險。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有可能……”

“我知道的……”蘇言初開口打斷了雲北寒的話,看著他,認真地說,“可是我想要試一試!北寒,讓我試一試好不好?”

雲北寒聽了蘇言初的話,最終隻能點點頭說:“好,我陪著你!”

她都這樣說了,他確實無法拒絕。

冇有辦法,就算是刀山火海,也隻能陪著她。

-

當天開始,蘇言初就開始在島嶼周圍佈置了陣法。

一方麵,陣法可以幫他們護法,二來,將歸墟牢獄變成世界的一部分,還是需要藉助陣法和靈力的支撐。

那陣法複雜,蘇言初和雲北寒花費了十多天纔將陣法完成。

完成的陣法就交給了帝鴻他們八人控製。

畢竟到時候,他們是要給他們護法的,讓他們控製這陣法,是最合適不過的事情了。

將陣法做好的第二天,蘇言初和雲北寒就打算開始操作,速戰速決。

本來島上隻有他們十人,但是這一天天色剛剛亮,小島外圍就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飛船。

可以說,三天六域的人,都來了,甚至連修羅域的九個長老和蘇花花都來了。

蘇言初一一掃過眾人,目光最終落在玉蒹葭和蘇辰安身上,開口說:“你們怎麼來了?”

玉蒹葭聽了,笑著開口:“來幫你啊!”

蘇辰安則開口說:“後續的事情,我已經處理清楚了。尤族的情況,我也已經發出詔書,告訴三天六域了。如今,所有人都知道當初尤族是被冤枉的了。他們也紛紛要求我將尤族放出來,我隻能告訴他們,你在做這事情,他們知道之後,就匆匆趕來,大家都想要幫助你!”

蘇言初聽到蘇辰安這樣說,笑了笑。

如果這些人真的可以幫助他們,那件事肯定是會事半功倍的。

“不如你說一說,你的計劃,並且跟我們說一下,怎麼樣可以幫助到你。”玉蒹葭開口說。

蘇言初聽了,果然將大概的計劃和需要幫助的情況說了一遍。

玉蒹葭和蘇辰安聽了,都點了點頭。

“那你們開始吧!我們會在需要的時候,出手幫助你們的。”玉蒹葭鄭重地開口說道。

蘇言初稍稍點頭,正想要走向陣眼處,卻被雲北寒出手攔住了。

“初初,說好了,我在陣眼處!”

若是陣法崩潰,或者被毀壞,陣眼處首當其中。

雲北寒自然不會讓蘇言初站在最危險的地方。

蘇言初笑了笑,開口說:“好,你去吧!”

反正無論結果如何,都是一起扛的,蘇言初也不想跟雲北寒搶。

很快,陣法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