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齡雋低頭玩手機,在這圈子裡,看起來對你笑意妍妍的未必就是朋友,耍心眼的太多。倒是有個人,沒什麽心思,就是花心的很……

察覺自己不知不覺又想到了江斐然,謝齡雋把手機往褲兜裡一塞,轉身走了出去。陸飛忙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