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是玻璃的,江斐然看著那菸頭漂浮在水麪上,把水染成淡褐色。她抽了口氣,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男人卻輕飄飄的來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