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這陣歡呼並未持續很久,聞英很快過來,在鳳無憂身邊低聲稟報:“鳳女皇,烏倫少主求見。”

鳳無憂出去的時候,烏倫正十分不耐地站在不遠處。

他與鳳無憂打交道已不是一日兩日,每次都是肆意走到鳳無憂身邊。

唯獨這一次,居然被人給攔住了。

他倒是不想等,可那個姓聞的一副他敢無禮,不介意當場開戰的架勢,讓他隻能強壓下性子。

原本是鳳無憂有事求著他,但當鳳無憂說出那些關於輻射的猜測之後,他們之間的地位已經調了個個。

烏倫有事需要鳳無憂去做。

其實他也不確定鳳無憂到底能不能做到,但是,此事已經十分危急,他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而且,他隱隱有種直覺,鳳無憂一定能做成這件事情。

鳳無憂走到烏倫跟前。

烏倫忍了又忍,到底冇忍住,哼道:“鳳女皇好大的規矩。”

鳳無憂微怔,看了一眼周圍森然立著的西秦士兵,還有跟在身後的聞英,頃刻間也就猜了出來。

她笑笑:“在什麼位置,自然要有什麼位置的禮儀,烏倫少主身為少主,自然也不陌生吧。”

烏倫哼了一聲,他當然不陌生。

隻是,從前他從未受到這等待遇,突然被人攔住,很是不爽。

而且他也冇想到,鳳無憂居然會幫著那個姓聞的說話。

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聞英,印象裡,鳳無憂對聞英並不怎麼喜歡。

鳳無憂不打算在這種事情上糾結,直接問道:“烏倫少主,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不知烏倫少主打算什麼時候啟程?”

事關已方這麼多人的性命,鳳無憂片刻也不願耽擱。

烏倫看她一眼,十分不屑:“你以為我來找你什麼事兒?

若不是你這看門狗弄這些虛禮耽擱了這麼長時間,本少主早就已經告訴你了。”

聞英被罵作看門狗,麵上卻是一點神情也無,彷彿全不在意,隻是站在鳳無憂身後兩三步的地方。

這個位置,無論鳳無憂遇到什麼危險,他都自負絕對有能力第一時間攔下,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到鳳無憂。

鳳無憂神色淡淡,也不卻理會烏倫言語中的無禮,隻道:“現在說也不晚。”

烏倫因為被攔的事情心頭始終不爽,但也知道正事要緊,說道:“你以為我們生蠻什麼人都可去得?”

鳳無憂神色一凜:“烏倫少主先前不是這麼說的。”

“本少主也說過,想去聖山,至少要過三關,這第一關,就在此時。”

鳳無憂靜靜看著烏倫。

他此次過來,並不是他一個人,而是大多數生蠻都一同跟著過來,將鳳無憂等人的營地團團圍住。

烏倫忽然看向周圍的生蠻,將手一揚,大聲問道:“這些外鄉人要去我們的土地,你們願意嗎?”

鳳無憂微怔,不解烏倫是何意。

然而下一秒,她就明白了。

周圍生蠻紛紛嘶吼了起來。

“不願意!”

“外鄉人滾出去!”

“殺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