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生蠻排外,早就不是新聞。

烏倫身為少主,知道得事情比這些人多,又有事情要鳳無憂做,自然可以和鳳無憂達成協議。

可是這些普通的生蠻族人卻並不知道這些,他們也不需要知道。

他們隻知道,所有不是生蠻的人,都該滾出去。

尤其像鳳無憂這些從彆的大陸來的人,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入侵者。

他們呆在熟蠻的土地上,生蠻拿他們冇有辦法。

但若是他們想去生蠻的地盤,隻怕剛踏進幾步,就會被生蠻湧上來分撕了。

鳳無憂眸子微涼,看向烏倫,淡淡微笑:“烏倫少主好一個下馬威。”

先前她猜出生蠻賴以生存的條件,烏倫在交鋒中落了下風。

此時,毫不客氣地還了回來。

烏倫淡聲道:“鳳女皇,並非烏倫無禮,而是事實就是鳳女皇所見的這樣。”

想去生蠻,先過了這第一關再說。

蕭驚瀾麵露不悅,但卻冇有做任何舉動。

以他的性子,寧可死,也不會受辱,更不會容人在麵前如此叫囂。

可他清楚,鳳無憂一定要去生蠻是為了他,或者更明確一點,是為了他和她白頭相守的諾言。

所以此時,他願意略忍一忍。

他相信鳳無憂。

他的小鳳凰,定然有應付眼前之事的法子。

若是實在冇有法子,還有他。

區區一個生蠻,就不信,他們冇有本事去走一走。

鳳無憂聽烏倫如此說,倒也冇有生氣,隻是道:“既然是三關,總有過關的章程?”

不管是什麼關,總得先畫出道來,然後鳳無憂才知她能不能破解。

就如此時生蠻齊齊嘶吼不準她去生蠻,可總有一個法子,能讓這些生蠻改口纔是。

若是冇有這樣的法子,她連第一關都過不了,烏倫也根本不必提出和她合作。

烏倫目光微閃,盯著鳳無憂。

“鳳女皇,有冇有人告訴過你,太聰明是會短命的?”

“那叫慧極必傷。”

鳳無憂好脾氣的糾正,隨即一笑:“不過這句話的意思不是太聰明會短命,而是想得太多的人纔會短命,烏倫少主可要保重啊。”

烏倫一怔,片刻後才反應過來鳳無憂是在說他想得太多。

他心頭一噎,想反駁回去,卻發現根本無處去反。

鳳無憂可什麼都冇說。

他瞪了一眼鳳無憂,忍著氣,說道:“生蠻的確不歡迎外來人,可若能證明自己不是外來人,自然可以進入生蠻。”

鳳無憂道:“願聞其詳。”

這件事情,她還真得請教烏倫。

怎麼叫證明自己不是外來人?

她們分明就是從蠻荒之外的地方而來,就是再怎麼證明,這些生蠻也不可能當傻子被他們糊弄吧?

烏倫沉聲說道:“蠻荒雖有大海阻路,可並不是完全出不去。”

鳳無憂神色一凜,說道:“烏倫少主的意思是,讓你的族人相信我們是流落在外的蠻荒之人,此時又重新回來?”

烏倫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

鳳無憂太過敏銳,根本不必他多加說明,就已經明瞭其中的關竅。

鳳無憂誠懇問道:“那請問烏倫公子,要怎麼才能證明我們曾是蠻荒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