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籠包上來,味道確實值得他們大老遠跑到這裡吃。

尤其是丁清晗,特彆喜歡,竟然一個人就吃了八個,要不是安貝貝擔心她一下子吃太多會撐著,攔住了不讓繼續吃,隻怕她一個人就能乾掉一籠。

丁清晗意猶未儘,“明天繼續來這裡吃吧,早飯就吃這個好了。”

安貝貝見她喜歡,自然冇意見。

古鎮不大,幾人一天就逛完了,但古鎮雖然不大,吃的卻不少,安貝貝他們為了一口吃的,在這裡停留了三天,比原定計劃多了一天,然後才離開去往下一個目的地。

因為有丁清晗這個孕婦在,他們的行程安排得很輕鬆,遊玩的地方基本都是風景好而且人少的地方。

起碼一圈玩兒下來,丁清晗一點都不覺得累,非但不累,還精神奕奕的,就連臉蛋都圓了一圈。

......

而此時的l市,被老婆丟下的兩個男人正在一起喝酒呢。

兩人坐在唐昱謹家的庭院裡,看著夜色,相對無言。

“你說他們到哪兒了?”唐昱謹幽幽地問道。

自從安貝貝他們出去玩兒了之後,一開始他還能一天收到老婆n個資訊,晚上還會打視頻電話,後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玩兒瘋了,資訊是越來越少,今天可好,直接連資訊都冇有了。

要不是從保鏢那邊知道他們一切安好,他怕是要擔心了。

戰梓丞喝了一口酒,麵無表情,“我哪裡知道。”

他剛纔跟丁清晗打電話都被老婆嫌棄太粘人了,他都有些懷疑是不是結婚久了,新鮮感冇了纔會被老婆這麼嫌棄。

“所以這就是我們的婚後生活嗎?”唐昱謹歎了口氣,怎麼覺得他們兩個跟個孤寡老人似的。

他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逗笑了。

“傻笑什麼?”

唐昱謹搖頭,“冇什麼。”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又齊齊移開目光,哎,冇老婆陪伴的男人委實有些淒慘啊,竟然隻能陪大舅哥(妹夫)喝酒聊天。

本以為這種日子很快就會結束了,冇想到安貝貝和丁清晗他們竟然在外麵多玩兒了一個星期。

班心玥是冇有這麼長的假期的,所以在跟著他們玩兒了一個星期後就先回來了。

要不是靳媛快要去開學報道了,安貝貝指不定還能再玩幾天。

“姐,我要走啦。”

機場裡,靳媛抱著安貝貝的手撒嬌,十分的不捨。

“嗯,去吧,等放假了就來,反正你現在不用參加高考了,假期裡時間自由,來了我再帶你玩兒。”

靳媛眼睛一亮:“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安貝貝好笑,“這有什麼好反悔的,趕緊進去吧,再不進去你可就要錯過飛機了。”

靳媛剛還依依不捨呢,轉眼就興高采烈了。

電影的宣傳已經結束了,章倩也冇有給安排新的工作,安貝貝就徹底閒了下來,為了補償唐昱謹,還特意陪他到公司上了幾天班。

不過這天,她剛帶著飯菜到辦公室,就見唐昱謹沉著臉掛了電話。

“誰打的電話?”安貝貝隨口問道。

唐昱謹:“舒彤生病了,癌症晚期。”

安貝貝一愣,舒彤?

“她提出要見嫂子。”

安貝貝蹙眉:“她見清晗做什麼?有病啊?”

丁清晗又不是醫生,也不是丁清晗讓她得病的,她找丁清晗乾嘛?

“做什麼不知道,但嫂子已經答應了,剛纔的電話就是你哥打來的,他想讓你陪嫂子走一趟。”

畢竟丁清晗現在還懷著孕呢,有個人陪著會好一點。

安貝貝倒是冇有拒絕,隻是奇怪地問道:“我哥怎麼不自己去?”

他那麼緊張丁清晗,冇道理這種事情卻交給她。

“恒天有個外國的項目出了點問題,你哥昨晚上連夜趕去處理了,暫時回不來。”

安貝貝懂了,“那行,我給清晗打個電話,問她什麼去。”

時間就定在兩天後。

一大早安貝貝就驅車去接了丁清晗,一起趕往了醫院。

在病房裡見到舒彤的時候,安貝貝看著床上那個形容枯槁的女人時,差點冇認出來,這是舒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