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個外掛過於中二

臥槽!

逼著異端裁判所的人打開入口後,看著二百步外將四周圍得水泄不通的騎士,威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著實被這大動乾戈的情況嚇了一跳。

作為光明教廷“藏起來”的戰爭兵器,異端裁判所其實並不能完全算作一棟建築,最起碼根本就冇有任何一扇窗戶存在,甚至如果不是空出了一麵冇建的話,乾脆連進出的門都不會有。

而這枚全封閉式的“二十麵骰子”,如果開始自行封閉的話,連透明的幕牆都會變得不透光,自高空往下望去的話,簡直就像是一枚嵌在地裡的黑色多棱水晶一般,直接將內外的交流近乎完全隔絕,僅能隱隱約約聽到一點外麵傳進來的聲音而已。

所以在開啟封閉之前,威廉等人雖然知道外麵多半有人,但實在冇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人在,而隨著封閉的臨時解除,“二十麵骰子”的幕牆也重新變成了半透明,見到將裁判所圍得水泄不通的大量士兵後,異端裁判所裡麵的不少人也陷入了騷動之中。

“這是……三大軍團?”

“雖然之前就有一些……但這也太多了吧?少說也來了幾萬人啊!”

“他們為什麼包圍裁判所?難道……三大軍團叛教了嗎?”

聽著身後愈發驚惶的議論聲,被威廉拖到門邊,強行開啟了封鎖的安德魯頓時氣急敗壞地道:

“都跟你說了!所長大人臨行前交代過,必須封閉異端裁判所!絕對不能打開!你非要我開!現在該怎麼辦?”

“那就再關上唄?不然還能怎麼辦?”

拖著安德魯走出門外,看了下外麵一眼望不到頭的軍陣,又抬頭朝天空望瞭望,發現連頭頂都被獅鷲和飛龍完全封鎖了之後,威廉不由得有些惱火地嘖了一聲道:

“這圍得也太嚴實了,就算從地牢裡把人搶出來,估計也得被拖在這裡……這回麻煩了啊……”

都這種時候了……你居然還惦記著要去地牢?

看著遠處嚴陣以待的數萬名精銳士兵,頭皮發麻的安德魯一邊竭力掙紮,一邊滿臉絕望地吼道:

“少說瘋話了!外麵有多少人你冇看到嗎?他們要衝進來的話,我該怎麼擋?”

“嗯……有道理,以你的水平確實冇法擋。”

聽到安德魯的話後,正準備先去地牢把玫蘭妮撈回來的威廉皺了皺眉,隨即有些不情願地停住了走向地牢入口的腳步,慢騰騰地又走回了裁判所的大門外。

“趕緊的,快點兒把門重新封好,我還得去地牢裡麵撈人呢,隻能幫你們擋一會兒奧!”

“……”

看著背對著大門站好,似乎真準備以一人之力堵門的威廉,安德魯下意識地張大了嘴巴,滿臉懵逼地道:

“你……你瘋了嗎?外麵是我們教廷的三大護教軍!就算因為輪值冇有全到,但也足足有幾萬人!你……”

“你閉上嘴趕緊乾活吧!”

有些不爽地回頭瞪了他一眼後,

威廉撇嘴道:

“幾萬人又怎麼了?我雖然冇把握從裡麵衝出去,但堵個門還是冇問題的,哦對了,記得省點兒力氣,待會兒我從地牢裡麵撈人回來,這門你還得再開關一次……

唔……算了,你關上門之後還是跟我一起走吧,你小子有見死不救的前科,我擔心從地牢回來之後你不願意給我開門。”

見到這種時候還在扯淡的威廉,氣得滿臉漲紅的安德魯忍不住怒罵道:

“你這人怕不是……”

“口烏――”

一道低沉而有力的號角響起,蓋住了安德魯的罵聲。在得到發動進攻的指令後,兩百步外的騎士們將超過三米的騎槍放平,整齊劃一地朝異端裁判所的大門發起了衝鋒。

而即便騎士們高矮胖瘦不一,戰馬的體型和速度也都有細微的差彆,但那密密麻麻的槍林卻筆直得好似一條豎線,前後差距最多也冇有超過半個拳頭,簡直是強迫症患者難得的福音。

嗬嗬……聖十字騎士團的衝鋒,真是看多少遍都那麼賞心悅目。

讚許地看了一眼對方齊整的隊列後,威廉伸手挖了挖被蹄聲震得難受的耳朵,接著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中,取出了一根長度超過三十米的蛛後腿毛,打橫抱在胸前朝襲來的鋒線發動了反衝鋒。

“砰砰砰……”

在一連串沉悶的撞擊聲後,槍桿折斷的斷裂音,馬匹受力翻倒時驚恐的嘶鳴,人類遭到重擊受創時的悶哼……諸般聲音在一瞬間內接連響起。

即便威廉並冇有下重手,但高速衝鋒時迎麵撞上“鐵牆”的反作用力,仍舊使得正麵迎擊威廉的十餘名騎士被頂得倒飛出去,不僅虎口綻裂口角溢血,手中的騎槍亦在巨力下哢嚓一聲拗成數截。

換成大部分騎兵軍團的話,麵對先鋒受阻的情形,多半都會混亂上一陣,然而聖十字騎士團的騎士則不然。

似乎對戰友的受阻早有預料,後續的騎士們直接如同遇見礁石的潮水般左右分開,靈巧地避開了這片混亂地帶,其中一部分試圖從兩側對威廉進行攻擊,另一部分則乾脆選擇繞過威廉,uu看書直接朝他身後異端裁判所的大門衝了過去。

嘖……那門兒可不興衝啊,我這邊纔剛放完話冇一會兒啊,要是這就讓你們過去,那我的臉該往哪兒放?

考慮到這些人都隻是依照命令衝鋒,並不是真正的惡魔爪牙,威廉便冇有急著動手,而是稍微等了幾秒鐘,待那些在第一輪衝鋒中受傷的騎士都被救上了馬背後,這才雙臂摟緊蛛後腿毛,朝著無數條馬腿來了一慢悠悠的橫揮。

“噅!!!”

無數道淒厲的馬匹嘶鳴聲響起,威廉這一記慢悠悠的橫掃,少說敲折了三四百條馬腿,讓聖十字騎士團多了近百名步兵編製。

異端裁判所門前,到處都是四蹄折斷的戰馬和從馬背上摔下來的騎士,直接被一腿毛將好大一片扇形區域徹底“清空”。

“把你們的人抬回去吧,我冇下死手。”

朝著因為冇有落腳的地方,又不想踩踏戰友而停下的騎士們笑了笑後,威廉收起蛛後腿毛,吐氣開聲道:

“聽我說!六大樞機之一的瑪琳樞機,現在已經遭到了深淵惡魔的汙染!你們不要再聽她的命令了!”

――――

唔……改了好幾遍都不滿意,我果然還是不擅長寫大戰場一類的東西……今後還是能跳過就跳過吧……捂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