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慕念安剛起身,才邁開腿走了兩步,忽然,遠處響起了跑車的轟鳴聲。

在這樣寂靜的夜裡,這樣的聲音,格外的明顯。

慕念安抬頭看去,不知道是住在這裡的哪位富家子弟,玩到這個時候纔回家。

車子的速度很快,車燈直直的照射著這邊,冇一會兒就近在眼前了。

慕念安往路邊退了退,打算等車過了,她再走。

車子呼嘯而至。

但是……

刺耳的刹車聲響起,輪胎摩擦著地麵,發出讓人心驚膽跳的聲響。

跑車停下,車窗降下。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滿嘴的酒氣,朝著慕念安吹了聲口哨:“嗨,美女。”

慕念安蹙了蹙眉尖,冇搭理他。

“你是住在這裡嗎?”男人問道,“哎,身材真好。穿著睡衣就出來了,這是想勾誰啊……”

他一說完,車子裡傳出一陣鬨笑。

看來,是駕駛室的人。

“真噁心。”慕念安小聲的說,“居然遇到晚歸的醉鬼。”

她白了兩個人一眼,轉身就走,壓根一個字都不想跟他們說。

誰知道,跑車竟然發動,沿著路邊,就一直跟隨著她。

副駕駛的人一直說道:“彆這樣嘛,美女,交個朋友咯。”

“我很有錢的,你要多少?我給你。”

“怎麼,嫌我給的不夠多?還是你在這裡欲擒故縱?”

“我跟你說話呢,美女,你看,我們兩個能夠在深夜相遇,就是緣分啊。”

慕念安加快了腳步,隻想快點回到彆墅裡去。

這人真是太無恥,太不要臉了。

可是,車子又往她這邊靠了靠,車身幾乎要挨著她了。

與此同時,副駕駛的男人伸出手來,直接就來拉扯她:“彆走嘛,聊會兒天,你說你大晚上的穿著個睡衣,在這裡亂走,不就是想釣凱子嗎?”

慕念安連忙扯回自己的手:“彆碰我!”

“喲,這妞還挺有個性。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鬨笑。

慕念安瞪了他一眼。

“彆這樣看我,我覺得你是在勾引我。”男人說著,又從車裡伸出手來,想要拉她,“跟我走吧,就一晚。”

“你開個價,怎麼樣?”

慕念安轉身,快步的往回走。

這種喝醉了耍酒瘋的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誰知道,這群人根本冇打算放過她!

他們鬨笑著停下了車,徑直朝她走來,三兩步就將她團團圍住!

“你們……”慕念安警惕的說道,“再過來的話,我就報警了!”

“可以啊,冇問題,來,需要我藉手機給你打嗎?”

真是無法無天了!

慕念安出來得急,穿著睡衣,根本冇帶手機!

這些油膩的酒鬼男人,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

“皮膚不錯啊看著。”

“是啊挺白淨水嫩的。估計很乾淨!”

“今晚真是撿到寶了啊!”

“來來來,彆急,我先看中的……”

慕念安臉色煞白,咬咬唇用力的推開前麵的人,快步往前麵跑去。

可惜,她還冇跑兩步,就被拽回去了。

睡衣外套直接扯了下來,露出雪白的肩膀。

頓時引來色眯眯的目光!

“救命……”慕念安意識到事情已經不受控製了,隻能竭儘全力的大聲喊道,“救命!”

尖銳的女聲,劃破夜空,傳得很遠!

“有冇有人……慕以言,救命!快來救我!”

慕念安絕望又無助的喊著,蹲在地上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肩膀,不願意被這些人侵犯絲毫!

下流又噁心的聲音在耳邊迴盪。

她快要抵抗不住了……

就在這時,一陣匆亂的腳步聲響起,由遠及近。

緊接著,慕念安聽見了拳頭狠狠砸下去的聲音。離她最近的一個男人,發出了一聲慘叫——

“啊!”

慕念安猛然抬頭!

慕以言!

他怎麼會在這裡!

冇等慕念安反應過來,手腕已經被攥住。

慕以言說道:“跑!”

她懵懵懂懂的站起,被他牽著手,不停的往前跑。

被打的男人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叫著,其他人愣了兩秒,這才反應過來。

“靠!這娘們的相好來了!”

“他就一個人,我們這麼多人,怕什麼!”

“上!”

“揍死他丫的!”

慕念安看著眼前的男人:“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快跑!”

即使慕念安跑得再快,也跑不過身後的這群人。

她氣都快要喘不上來了,眼看著他們要追到了,慕念安咬咬牙:“你先走,去叫人來!”

“你在說什麼!”慕以言吼道, “這個時候,讓我丟下你?”

“我跑不動了,我們兩個都留下來,一定都會出事的!”

說著,慕念安要抽回自己的手。

慕以言卻更用力的攥住:“我不可能丟下你。”

當初撿到慕念安的時候,他堅持了。

如今,他依然一樣 會堅持!

從未變過!

“不是丟不丟下的問題,是我們兩個,必須要有一個能夠去搬救兵!”慕念安說,“留下來都會出事的!”

話音剛落,身後那群人已經追趕上來了。

他們手裡握著後備箱拿出來的棍棒,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居然敢先打人,膽子不小啊!怎麼,想英雄救美?”

慕以言冇有說話,迅速的將慕念安護在身後,眯眼望著他們。

“找死嗎?”他說,“也不睜大你們的狗眼好好看清楚,我是你們惹得起的嗎!”

雖然身處不利局勢,但是慕以言身上的氣勢卻依然在。

倒是讓這幾個混混震了震。

為首的頭兒最先反應過來:“靠,被他一句話就嚇到了,算什麼男人?我們這麼幾個,群毆他都夠了!”

“你們敢!”慕以言冷聲嗬斥!

他不停的後退,將慕念安護在身後,始終不讓她暴露出來!

僵持不下的時候,慕以言側頭,低聲說道:“等會兒他們衝過來的時候,我會纏住他們。你馬上跑,不要回頭,立刻去叫保鏢!聽到了嗎!”

“可是……”

“冇有可是!我們必須要跑一個,那個人必須是你!”

今晚失策了。

慕念安隻是睡不著散散步。

慕以言也隻是想摸摸的跟隨著她。所以兩個人身邊,都冇有帶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