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這些罪名裡,隻要隨便一個坐實,就夠周牧雲坐幾年牢的了。

涉及到了這種事,王春華也冇辦法強行要求徐昌雲放人。但王春華還是道:“徐局長,這些情況你可要調查清楚啊,周牧雲和我們市裡領導的關係也是不錯。”王春華是想提醒徐昌雲注意了。

可徐昌雲卻道:“這個我知道。我們逮捕周牧雲的時候,他就在叫囂,說認識哪位縣領導、哪位市領導,囂張得很,當時很多人都聽到了。對了,王書記,周牧雲還提到了您,說經常跟您一起吃飯、喝酒、唱歌,還說什麼玩過同一個女……哎,不說了,反正就說跟你們吃喝玩樂唄。大庭廣眾,就這麼喊,惟恐天下不知啊。”

最後那句話,自然是徐昌雲添上去的,在現場,周牧雲並冇有說。可徐昌雲故意要讓王春華心裡難受糾結。你不是來幫周牧雲說話嗎?那我也要趁機刺激你一下。

果然,王春華聽到這話,儘管不辨真假,心裡還是揪了一下。

周牧雲這不是在敗壞自己的名聲嗎?王春華馬上道:“徐局長,你可彆聽他胡說!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徐昌雲笑著道:“我自然是不相信的。這周牧雲是什麼貨色?還不是招搖撞騙的江湖郎中嗎?王書記你怎麼會跟他一起乾那些吃喝玩樂、窮奢極欲的事情呢?我是不相信的。我的下屬,也顧及到各位領導的形象,不讓他多說,給了他一個嘴巴子,他才乖乖住嘴了。”

王春華道:“還是要謝謝徐局長,製止了周牧雲胡說八道。”可話一出口,王春華就覺得大不對勁,今天他本是來質問徐昌雲、並要求他釋放周牧雲的,可現在卻變成了感謝徐昌雲讓周牧雲閉嘴了!王春華隱隱地感覺自己有些著了徐昌雲的道,可要說周牧雲不會把他們這些領導掛在嘴上,還真不能保證!

周牧雲說白了隻是個江湖郎中,要是被抓,為保住自己,隻要有救命稻草應該都會抓。隻聽徐昌雲道:“王書記,你千萬彆跟我客氣。抓週牧雲是應該的,這種為害一方的牛鬼蛇神,我們肯定是絕不手軟。”

王春華的目的冇達到,暫時也冇有其他辦法,隻有掛了電話,把情況對姚倍祥說了。姚倍祥就更加煩躁了:“徐昌雲這個人也太**了!你縣委副書記的話,他都敢不聽了?我去找孫一琪!”

姚倍祥敢直呼“孫一琪”的名字,在他看來,冇有什麼特彆背景的縣委書記,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ps://m.vp.

姚倍祥來到了孫一琪的辦公室,直接就說:“孫書記,我有個事情想彙報一下。縣公安局抓了一個人,是杏靈鄉的周郎中。孫書記可能不知道,這個人是市人大錢新海副主任的朋友,也是市委譚書記的朋友。他醫術很高明,在杏靈鄉也算是一塊牌子,縣公安局不知情況,隨便抓人,不知道是怎麼搞的!孫書記,麻煩你給徐昌雲打個電話,讓他趕緊把人放了吧!”

其實,這個事情蕭崢已經向孫一琪彙報過了。孫一琪明麵上冇有表示,但私下已經支援蕭崢去查處那些“放炮子”的人。這個周牧雲,毫無疑問便是推廣“放炮子”的重要人物。

孫一琪很不喜歡姚倍祥在他麵前橫衝直撞的樣子。作為一個領導,麵子和威信是緊密聯絡在一起的。下屬若是不給他麵子,他就冇有威信。姚倍祥仗著上麵有人,在他麵前也是張牙舞爪的,現在都敢來要求他做事了。這一點,孫一琪心裡是十分不快的。但,他也十分清楚,他現在不能和他直接當麵鑼對麵鼓地把話挑明,便看著姚倍祥為難地道:“姚部長,縣公安局有縣公安局的辦事程式,他們現在把人抓了,肯定要進行深入調查。要是周牧雲冇有問題,他們應該會按程式放人的,你也不必擔心。”

周牧雲怎麼可能會冇有問題?

姚倍祥也知道,周牧雲在農村搞了很多女人,也聽說過有些人被他治死了,最後他都想辦法搞定了。但真要查起來,這些事情被翻出來,說冇問題,肯定不會。姚倍祥現在的目的就是想儘快把周牧雲給撈出來,他道:“孫書記,我說實話吧,咱們要是不管周牧雲,市領導恐怕要不高興,還有我‘譚叔叔’恐怕也會很不高興。”

譚叔叔,毫無疑問就是譚四明。姚倍祥又搬出了這個“千斤大鼎”譚叔叔來壓孫一琪。譚四明如今是省委秘書長,是深受新省書記信任的紅人。孫一琪心裡還是有了猶豫,他眉頭皺了起來,手不由自主地去摸煙,可發現香菸盒竟已經空了。

姚倍祥看著孫一琪這個下意識地動作,知道他的話起了作用。他不由在心裡一笑,將口袋裡的高檔煙拿出來,遞上一根給孫一琪,並給他點上了,說:“孫書記,我也知道你的處境,在這個安縣也難。可是,我有關係呀,孫書記為什麼不好好的用?這次把周牧雲放出來,我一定到我叔叔那裡給孫書記好好美言幾句,讓孫書記到市裡當常委、副市長,或者到省廳權力部門去當領導,也不是難事。孫書記,你考慮一下。”

香菸抽了半支,孫一琪又朝姚倍祥看了看,然後道:“倍祥,你跟譚秘書長的關係這麼好,一定要多替我說說。我這就幫你打電話。”姚倍祥見孫一琪屈服了,心裡不由嘲笑孫一琪,我就這麼幾句話,就把你嚇成了這樣,你這樣的人根本不堪重任啊!可嘴上還是道:“那是肯定的,我一定在譚叔叔那裡多美言。”

孫一琪拿起了電話,給徐昌雲打了電話,希望徐昌雲差不多了,可以把周牧雲給放了。徐昌雲一驚,他冇想到孫一琪竟然打電話來,要求他放人。他聽蕭崢說過,孫書記已經私下裡支援他們了。可為什麼忽然又打電話來,要自己放人?

肯定是受到壓力了!

徐昌雲想到逮捕周牧雲之後,蕭崢就對他說過,“‘放炮子’這個事情在安縣算是被摁了暫停鍵。可是,我相信鏡州那邊的莊主、黃興建、錢新海等人馬上就會知道,肯定還會去市領導那裡做動員!”蕭崢說,肯定會有壓力下來。

果不其然,現在孫一琪都給自己打電話了!

孫一琪畢竟是縣委書記,要是在一般性的小事上,作為縣公安局長的徐昌雲肯定得聽孫一琪的。可在這個事情上,不行。徐昌雲已經答應了蕭崢,在這個事情上他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在市裡,曾經幫過他徐昌雲的肖市長,也是大力主張刹住“放炮子”這個歪風的!況且,周牧雲這個人披著民間郎中的外衣,行那麼多壞事、惡事,也是天理不容。徐昌雲身為公安領導,也不能任由這樣的人在農村逍遙法外!

這些情況疊加起來,徐昌雲已經打定了主意,他說:“孫書記,你的指示我本來肯定是要執行的。可有個情況你肯定不清楚。那就是周牧雲涉嫌治病致人死亡、詐騙罪、迷jia

婦女等等罪名,在調查清楚之前,這個人絕對不能放。而且,關於周牧雲的情況,我也已經上報了市公安局,市局的意思是讓我們一定要查清楚,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市局還說,像周牧雲這種人很有典型性,要是查實犯罪,他們將作為典型案例上報省裡。所以,這個事情,必須得查清楚,周牧雲也不能隨便放。不好意思啊,孫書記。”

徐昌雲把這個事情說得如此嚴重,而且拉上了市局,這讓孫一琪為難了。要是他一定堅持讓徐昌雲放人,就必須經過市局。孫一琪道:“真有這麼嚴重?會不會搞錯了?”徐昌雲更為肯定地道:“隻有比我們想象得更嚴重。孫書記,我猜肯定有領導來你這裡告狀了,我猜那些領導也被周牧雲這人給騙了,不知道他的真實情況。孫書記,有機會你也跟那些領導說說,周牧雲這種牛鬼蛇神最會騙人,讓他們不要輕信!”

話說到這個份上,孫一琪知道徐昌雲是不可能放人了。他說:“那就先這樣,不排除我會再給你打電話。”徐昌雲道:“孫書記給我打電話,是對我們工作的關心。我肯定隨時歡迎。”

徐昌雲拒絕了他。當著姚倍祥的麵,孫一琪再次覺得自己作為縣委書記的麵子受損了。因為他冇有強大的背景,所以,在安縣,他這個縣委書記很難。孫一琪放下電話,把情況對姚倍祥說了。姚倍祥一聽,心裡的火一下子串得老高:“徐昌雲這個人,真的是膽大包天了,你的話都不聽!”

孫一琪道:“姚部長,周牧雲這個人是不是真犯了大事,連我們也不知道的大事?要是他真的乾了傷天害理的犯罪案件,我們恐怕也不能包庇他啊。”

姚倍祥不聽這些,他忽然看著孫一琪:“孫書記,這都是徐昌雲的托詞。徐昌雲敢頂撞你,他肯定不是一個人。孫書記,徐昌雲背後有人在支援他,對吧?”

姚倍祥的目光是帶著篤定的凶光的。

孫一琪被這麼一問,愣了下。但他也冇有馬上說。孫一琪倒也不是怕他。他隻是在權衡。

姚倍祥接著道:“孫書記,這些人其實在害你。孫書記,你現在把徐昌雲背後的人告訴我,其他的事情我去處理。我過些天見到譚叔叔,還是會給你說好話。孫書記,到了我們這樣的位置,上麵有冇有人是很重要的,你說是不是?”姚倍祥亮明瞭交換條件。

孫一琪想到自己空虛的背景,深吸了一口氣說:“蕭縣長關於這個事情專門來彙報過,市裡肖市長也支援刹住‘放炮子’這個事,我想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