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曹老頭子說:“遠方來的朋友,我的糜子酒,你們一定要嘗一嘗。”

這酒剛抬入公房,濃鬱的酒香就如長了翅膀一般,飛了開來。古組長雖然是女性,可她當領導乾部也這許多年,曾經在永嘉、南湖、湧濤等縣、市都乾過,後來才上調省派駐紀檢組擔任組長。在基層乾過並能一路向上的女性,誰冇有喝過幾杯酒?自然也能辯彆什麼酒好,什麼酒一聞就不香?

她笑笑說:“曹老好啊,今天能喝到你的糜子酒,那是我們的榮幸啊。”王蘭已經將一小盞糜子酒端到了古組長麵前,“古組長,您嚐嚐。”

蔣小慧又給老村長、曹老頭子都端上了一盞酒,蔣小慧的姐姐蔣小麗又給方婭、蕭崢也都端上了一盞酒來。至於馬鎧、徐警官他們早又已經和村民們喝開了。

古組長帶著方婭、蕭崢一起來敬酒:“借曹老的好酒,我們來敬一敬村上兩位阿叔。”老村長、曹老頭子也雙手將酒盞舉起,喝了一口。

古組長、方婭都嚐了一口,這高原燒酒的滋味,就瀰漫到了唇齒之間。蕭崢感覺炙熱和辣味先是在舌尖燃燒,然後那山糧的香味就在整個口腔中流淌、迴盪,然後又如清泉般向喉嚨中流下去。蕭崢再也忍不住,喊道:“好酒啊!”蕭崢一口不過癮,又是一大口將酒都喝乾了!

曹老頭轉過了臉來,看著蕭崢:“小夥子,你說老朽釀的這是好酒,到底好在哪裡?你倒是說一說看?”這多少有點要考驗蕭崢的意思了。古組長和方婭相互看了看,她們也覺得這糜子酒是好酒,可真要她們說出個所以然,她們不是品酒師,是真的說不出來。

古組長和方婭也都微微搖頭。古組長想,蕭崢也不一定能說出個所以來。

然後,蕭崢卻說:“曹老啊,你要我說你這酒好在哪裡?那可得讓我再喝一碗。”蕭崢是真想喝。曹老用微微顫抖的手,點了點蕭崢道:“你這個年輕人有點意思,好,你再喝一杯。”蔣小慧馬上給蕭崢舀了一盞酒來,雙手端給蕭崢。蕭崢冇有注意,接過的時候就觸碰了蔣小慧的手,兩人的手指上猶如有電波流淌一般,心頭都是一顫。蔣小慧滿臉都紅了,好在剛纔喝了酒,本來臉就紅,其他人也注意不到。可蔣小慧的心裡卻已經盪開了一圈圈的漣漪。

蕭崢接過了酒,又是一口喝了,這酒喝得痛快,嘴角都殘留了酒滯,他用手背一擦,又讚歎一句“好喝。”曹老頭子盯著蕭崢問:“酒喝了,好在哪裡?”

一秒記住http://

蕭崢笑笑說:“這酒初入口就如春季的野花,在口腔裡像夏天的烈陽,一會兒吞下喉嚨又如深秋的清泉,當喝完了冇得喝的時候,又像隆冬晚上那樣的寂寞啊!”曹老頭子孩童時,上過私塾,識文斷字,聽完,哈哈一笑說:“你是最懂我這個酒的人啊!你可以再喝幾杯!”

看來,蕭崢的回答,讓曹老頭子很是滿意。古組長也是笑了,她感覺自己的小組裡,有蕭崢這樣能文能武的人在,真是太好了!

方婭的嘴角又露出了一絲多情的笑意,她也將手中剩下的酒一口喝乾了,而目光卻離不開蕭崢了。

隻聽蕭崢又說:“曹老爺子,你這酒的配方和做法,要是肯拿出來做個酒廠,不僅你自己家裡人不愁吃穿,還可以帶著村裡許多人致富奔小康了!”曹老頭子以為這隻是在誇自己,就道:“這,怎麼敢想啊。我一個糟老頭子,冇錢,冇文化,怎麼辦酒廠啊?”蕭崢道:“等我們結對扶貧正式開始了,我們可以幫你想辦法。”

古組長這時候也發話了:“好酒,要拿出去給大家分享,隻要酒好,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想要買。隻要曹老爺子你願意,我們到時候可以派人來幫助你。”曹老爺子的眼中多了一絲亮光:“真的可以致富,可以奔小康?”古組長笑笑說:“當然可以。”曹老爺子道:“那我又有什麼不願意的?我們這裡的人,窮怕了,隻要能致富、隻要不違法,我們都乾!我和老村長,都是半截身子在土裡的人了,本來也不怕了,可不想看到子孫後代再窮下去了!”

古組長說:“這次華京決心要脫貧攻堅,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奔小康,一個都不能少,我們‘寶礦村’每家每戶都要脫貧!隻要我們有致富的心,有奔小康的路子,就一定能脫貧!”

喝了酒的老村長、曹老頭子聽古組長這麼說,都情緒激動起來:“要真是這樣,就太好了!”“彆說讓我把釀酒的方子拿出來,就是讓我把買棺材板的錢拿出來,我也願意啊。”

古組長心裡感慨,下決心要為這個地方脫貧致富做點什麼。她就請兩位老人坐下來,問道:“老村長,這個村為什麼叫‘寶礦村’呀?有什麼來曆嗎?”老村長笑笑說:“說來也不怕人笑話。這個村名是祖上傳下來的,我們的爸爸、爺爺都說,我們這個村子裡有寶礦,挖到了之後就能發財致富了!”曹老爺子介麵道:“可哪裡來的寶礦呀?我們村子的人,每一代總有人掘地三尺,想要挖出寶藏來,可冇有一個成功的。”

老村長又說:“我們後來找了鄉裡,希望他們能幫助來挖。可鄉裡的乾部說‘你們是想錢想瘋了吧?’我們的人說‘祖上說,真的有寶礦,應該不會假的。’鄉乾部說,‘那是你們祖上想給你們點念想,讓你們這些窮叫喚能夠活下去。否則這麼苦,你們還能活得下去嗎?’”

聽到這話,古組長、蔣小慧等人無不黯然,叫“寶礦村”卻冇有“寶礦”,很有可能就是祖上為了讓後代能夠堅持活下去的一個“善意的謊言”!

古組長說:“冇有寶礦冇有關係,我們靠自己的勤勞致富、靠自己的技能致富!”蕭崢也道:“不靠天、不靠地,靠用好共.產黨的政策,靠我們自己乾出來、拚出來!”曹老頭子朝蕭崢伸出了一個大拇指:“小夥子,你說的好,以後你來當我們這裡的領導吧,我們相信你!”老村長也說:“我也相信你。”

蕭崢一陣愕然,他是想來幫忙,可他是江中的乾部,是安縣的乾部,這次先行考察之後,以後還會不會來?什麼時候來?都還不知道呢!所以,曹老頭子的這話,蕭崢還真不好答應。

這時候,方婭對蕭崢說:“我去外麵打個電話,你陪我出去。”方婭又在古組長耳邊說了一句,古組長點頭說:“好,你和蕭崢去打電話吧。”

蕭崢就陪同方婭來到了外麵,夜風更大了,黃沙之外,空氣中似乎湧來了要下雪的氣息。蕭崢問道:“方婭,你要給誰打電話?”方婭道:“給陸書記打電話。今天遇到的這些事,必須讓陸書記知道。而且,我擔心盤山市的那些黑惡勢力,不會善罷甘休,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又會遇上麻煩!”蕭崢覺得方婭的話有道理,點了點頭。

那些黑惡勢力,今天吃了徐警官等人的虧,下次肯定準備更充分。冇有省廳公.安來保護,能不能穿過盤山市真的很難說。

在這地方,手機的信號不好,但總算是打通了。方婭在電話中,向陸書記簡要做了彙報,隨後她就用心聽著陸書記的要求。放下了電話,方婭對蕭崢說:“陸書記已經知道我們的情況了,他說馬上和寧甘省.委聯絡,讓他們派省廳的人來接我們。他還說,他會向華京方麵報告今天的事。”蕭崢說:“讓華京知道最好!盤山市的‘劉家軍’不連根拔除,不僅盤山市發展不起來,就算海頭市的發展也會大受影響!”

方婭也道:“冇錯,真要扶貧,先要打黑掃惡!”

兩人打好了電話,將情況報告了古組長。古組長看大家也都吃飽喝足,提議今天就到這裡。

蔣小慧就跟老村長、曹老爺子和鄉親們說了,大家相互告彆,漸漸散了。蔣小慧在大家吃飯的時候,和家人已經給考察組安排好了住宿。

古組長到蔣小慧家裡去住,馬鎧和王蘭到老村長家裡去,蕭崢和方婭到蔣小慧的姐夫家去。其他人也都一一安排了地方。

蔣小慧的姐夫家有一個小院子,正麵是磚木房子,東麵是窯洞。他們把自己住的兩間房讓出來,給蕭崢和方婭一人一間,自己回去住窯洞了。蕭崢和方婭說他們可以住窯洞,可蔣小慧姐姐說什麼都不肯。

山裡人本來睡得就早,再加上今天蔣小麗和丈夫都喝了酒,小孩子也困了。窯洞的燈很快就熄了。

蕭崢和方婭雖然分開住在兩個房間裡,可房間和房間之間有個長方門洞,中間隻隔著一條門簾。對蔣小麗這對夫妻來說,這是為了照顧睡在隔壁的孩子,可對蕭崢和方婭來說,就有些尷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