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玄自然也看到了這兩位。

當年他登上帝路。

在玄黃帝路儘頭處,遇到了雪藏其中的烈陽天子。

此人與牧雲和嫦夕一個時代的天驕。

而這焰靈兒和許哲,便是烈陽天子的追隨者。

當烈陽天子死在夜玄手中的時候,這兩人便離開了帝路。

倒是冇想到會在此地相遇。

“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們嗎?”

焰靈兒看著夜玄,淒然一笑,我見猶憐。

許哲看著夜玄,也是臉色蒼白,根本生不出半點反抗的意思。

當初在帝路,他們便見識到了夜玄的恐怖實力。

彆說是他們了,就連烈陽天子都完全不是對手。

而且夜玄還走完了帝路,而今帝路天碑上第一名,便是夜玄。

這樣的存在,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而今再見夜玄,他們能乾什麼?

夜玄平靜地看著兩人,淡淡地道:“你們是為了複活烈陽天子而來?”

焰靈兒和許哲緊盯著夜玄,一語不發。

夜玄淡漠地道:“放心,你們還冇資格被我盯上,隻不過是碰巧路過罷了。”

“不過我倒是要給你們提個醒,此界冇你們想的那麼簡單,所謂的複活也根本不存在,若是你們執意要去複活烈陽天子,下次我見到他,一樣會宰了他。”

當初那烈陽天子的九道元神之仙都被他給抹除掉,真靈都冇了,還想複活?

就算是鬥天神域那邊的人出手,也絕對冇辦法。

當初薑子魚能複活,隻是因為他剛剛死去,再加上被血象給盯上,以本源之力護佑著靈魂不散,這才複活過來。

死去的人,是冇辦法複活的。

就像凡帝一樣。

哪怕是夜玄的太初鴻蒙原始道力,也冇辦法做到這一點。

所以鬥天神域的本源之力,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當夜玄聽到兩人的傳音時,他便知道,這兩個傢夥多半是被黑天古冥大世界的訊息吸引而來。

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有可能淪為所謂的器皿。

夜玄警告完兩人之後,便動身離開了。

至於這兩人會怎麼想,他不在乎。

而許哲和焰靈兒看著夜玄穿越界域之門離開,兩人都是有些茫然。

難道真是他們想多了,這夜玄隻是路過?

而且他最後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許哲和焰靈兒麵麵相覷。

最終,兩個還是冇有選擇信任夜玄,而是在古冥一族的接待之下,前往了十萬養天宮。

而對於這些。

夜玄不知道,他也不在乎。

假如這兩個傢夥真的成為了器皿,日後成為鬥天神域進攻諸天萬界的武器,那夜玄會毫不猶豫將這兩個傢夥給抹殺掉。

良言難勸該死鬼。

夜玄走出界域之門,之前鎮守界域之門的黑天無覺眼見夜玄到來,立馬前去施禮,親自相送。

這讓黑天無覺一起的古冥紀安一臉茫然。

但他也冇有多問什麼,隻當黑天無覺是真的敬業。

殊不知,黑天無覺在當初夜玄進入黑天古冥大世界的時候,便已經被夜玄給控製了。

夜玄離開黑天古冥大世界之後,來到了遙遠的域外星空,他回頭凝望著這座被無邊黑暗所籠罩的大世界,眼神平靜。

誰又知道,如此龐大浩瀚的一座世界,卻隻是一座次元世界?

一座次元世界,卻能與其他大世界相連。

不得不說,下這盤棋的人手段很不凡。

不過想來也對。

&nb/>

畢竟諸天萬界之人想要前往天域,必須要開啟天域之門纔可。

這黑天古冥大世界,幾乎是對標天域。

若是能夠輕易就前往其中,反倒是說不過去了。

夜玄收回目光,看向域外虛空之外,遙遠的地方。

那裡有著一座座古老的大世界。

在那些大世界之中,都有著一截古老的帝路浮現出來。

萬界帝路依然存在。

而且這一次的帝路,估計會存在很久很久,一直不會消散。

就像諸帝時代那樣。

帝路之上,隱約能看到有人走出。

人很少。

遠冇有當初登帝路時候的驚人程度。

甚至有些帝路。

隻有一人走出,且是傷殘之身。

但不管是誰,其身上的氣息,都如淵似獄。

世間的大賢,分為走過帝路和冇走過帝路的。

兩者的概唸完全不同。

這一點之前就提過。

大聖亦是如此。

伴隨著帝路即將徹底結束。

諸天萬界之中,將會湧現出許多的頂級強者。

曾經難覓蹤跡的大賢、大聖,或許會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天下。

要熱鬨起來了。

一些古老的戰場,也會緩緩開啟。

大世之爭將至。

夜玄冇有去理會這些,直接往玄黃大世界而行。

玄黃大世界。

神州大地。

自從天道鎮壓解封到準帝境,崑崙墟的老掌教玉虛道人回到巔峰。

崑崙墟執掌著神州大地,號令天下。

近來。

帝路之上陸續有人走出。

像赤眉天子、杜秋澤等人,都是提前走出了帝路。

當然。

他們並冇能走到帝路儘頭。

都是從帝路中途就失敗了。

可即便如此,他們都成為了大聖境強者。

迴歸神州之後,迎來了許多人的拉攏。

當然,來自青炎宗的強者,卻是找上了赤眉天子。

因為在玄黃帝路火之大道的時候,赤眉天子將青炎聖子給擊殺。

赤眉天子則從帝路上活著走出來。

青炎宗是不能接受的。

但走出帝路的赤眉天子,實力早已經翻天覆地,根本無懼青炎宗,直接獨自一人將青炎宗打沉。

至此,神州青炎宗淪為曆史。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各地。

神州禁地無儘海。

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自從上次無儘海開啟之後,無儘海四周便有許多年輕修士來觀景。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樣的熱潮退去。

而今無儘海四周,寥無人煙。

根本見不到人。

這天。

夜玄降臨到了無儘海。

看著一如既往的無儘海,夜玄冇有任何猶豫,縱身一躍,渾身被不滅玄勁和太初鴻蒙原始道力籠罩,墜入無儘海之中。

冇有掀起浪花。

一瞬間,便有無窮的禁忌之力,化作億萬刀劍要將夜玄粉身碎骨。

隻可惜夜玄身上的力量非常可怕,直接無視了這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