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起雲傾為了救出地下城的人,所做的一切努力。

貓兒嘴唇劇烈地顫抖起來。

來人看著她的眼神,緩緩地收回了手,站直身體,漆黑的眼睛看著她,語氣變得溫緩,“你失去了你的父母,你的家,你很痛苦。”

“但痛苦的,不是隻有你一個人。”

“薄家人同樣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家,他們也很痛苦。”

“死在這場浩劫中的每個人,都很痛苦。”

“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更不是唯一一個。”

“但你們都稱不上無辜,最無辜的人......隻有她!”

薄家是當事人。

貓兒是地下城的人。

他們都冇有資格稱之為無辜。

最無辜的,隻有為了責任,親手將那人斬於刀下的雲傾。

她纔是這一場浩劫中,最無辜的人。

男子的眼中,忽然滲出一縷鋒芒與殺氣,“你們......都隻是在欺負她善良而已!”

薄家人若有若無的遷怒,貓兒毫無遮掩的怨恨,僅僅隻是因為......雲傾太善良了而已!

貓兒被嚇呆了。

她張嘴想要反駁,想說她不是這樣想的,她隻是太痛苦了,但對上男子眼中滲人的寒氣,辯解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她喃喃自語地問,“那我應該......恨誰啊?”

她失去了一切,不應該恨雲傾,那她應該去恨誰?

雲聽瀾看著她茫然的表情,聲音清冽,“會有人出來......平息你們所有人的怨恨!”

他本不該走這一趟。

太冒險了。

一旦讓雲傾發現,他的努力,很可能會功虧一簣。

但她的妹妹受傷了,傷心了。

地下城有她一生最大的心結。

來自於受害者親口說出的原諒,會讓雲傾逐漸放下心中的束縛。

雲聽瀾看著地上臉色蒼白的人,眼神冰冷,“不要再妄圖傷害她,責怪她,折磨她,否則——”

貓兒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

雲聽瀾最後看了她一眼,轉身朝著門口走去,很快消失在視野中。

貓兒看著對方修長單薄的背影,許久,才怔怔地回過神。

......

雲傾傷了肩膀,子彈取出來之後,北冥夜煊嚴令她必須好好休息。

好在構造圖的主體框架已經確定,接下來的事情,717實驗室跟中心城研究院裡的人,會全權接手。

兩天之後,雲傾正午睡時,忽然接到了一個訊息。

貓兒想見她。

雲傾睜開了眼睛。

北冥夜煊眉眼一冷,正要拒絕,雲傾忽然坐了起來,“帶她進來。”

北冥夜煊眉頭一皺。

雲傾仰頭,親了親他的唇角,“你親自看著,不會有事。”

貓兒很快就帶了進來。

被關了幾天之後,小姑娘清瘦憔悴了不少。

她看著躺在北冥夜煊懷裡,臉色同樣蒼白的雲傾,嘴唇動了幾下,都冇有說出話來。

雲傾仔細觀察了下貓兒的表情,心底微微一動,出聲問,“怎麼了?”

這一聲,似乎打開了某種開關,貓兒壓抑了好幾天的情緒,再也忍不住爆發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