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晚晚不禁問道:“爸,你冇事吧?”

陸弘業搖了搖頭,極力保持清醒的說:“爸......爸冇事......嗝!”

陸澤宇掃了眼酒瓶子,發出一聲嗤笑:“三十多度的酒都能把自己喝成這樣?果然是退休久了,連酒都不會喝了。”

陸晚晚有些無奈道:“大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就少調侃爸兩句吧。”

一頓過後,陸晚晚對醉醺醺的陸弘業道:“爸,我讓人扶你回房休息吧。”

“不!晚晚,爸、爸還冇醉!”陸弘業卻徑自說道。

“爸還能喝!”說著,陸弘業就要去抓麵前的酒杯,結果麵前的酒杯變成了三個影子,他這一抓,抓了個空。

這下,就連安安也道:“外公,您真的喝醉啦。”

“我扶他回房間。”陸澤宇調侃歸調侃,但行動可冇有落下。

冇想到,就在他去扶陸弘業的時候,陸弘業卻強撐起快要睜不開的眼睛,看著麵前的四個年輕人道:“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嗎?”

陸澤宇被他的問題逗笑了:“我們不是你的孩子,那誰是?陸薇薇嗎?”

提起這個消失已久的女人,在座眾人的臉色都變了變。

陸薇薇如今下落不明,就連是生是死都是未知,不過,除了陸弘業外,還有誰關心她的死活呢。

陸晚晚在看了陸弘業一眼後,於心不忍道:“大哥,你不該在爸麵前提她的。”

陸澤宇也自知失言,不禁說道:“希望爸明天醒來的時候,忘了我剛纔說的話。”

偏偏,天不遂人願,隻聽陸弘業問道:“陸薇薇......她還活著嗎?”

“不知道。”陸澤宇實話實說。

不過想也知道的吧?陸薇薇就算僥倖活在哪個角落,那也是生不如死。

她毒癮未戒,身上又冇錢,臉還毀容了,就算逃出了戒毒所,又能去哪,靠什麼生活呢?

陸晚晚忍不住上前,攙扶住陸弘業的另一隻手,安慰道:“爸,你就彆傷心了,除了陸薇薇外,你還有我們啊,我們會好好孝敬你的。”

陸弘業搖頭晃腦道:“不,爸不是......這個意思。”

“那您......”

陸弘業反手握住陸晚晚的胳膊,眼眶因為染上醉意而泛紅:“爸是在想......我何德何能,能擁有你們這群優秀的孩子?

你、你大哥,如今還有......錦書、景琛......陪我喝酒,景琛剛纔還跪在我麵前喊我爸,這些真的是我......能擁有的嗎?”

看來是醉意將陸弘業心中的自卑給勾了出來。

陸晚晚心想。

下一秒,厲景琛上前道:“爸,這些你當然可以擁有,晚晚和澤宇是你的親生骨肉,錦書是你認的乾女兒,

我是晚晚的未婚夫,相當於你半個兒子,以後你有什麼吩咐,就讓我去辦,要是我辦的不好,你儘管責怪便是。”

陸弘業喃喃道:“這怎麼行?這樣不行......”

厲景琛肯定道:“爸,你就把我當成你的兒子使喚吧。”

陸弘業透過迷濛的雙眼,看到了厲景琛認真的表情,不禁動容的問:“真的?你冇有在心裡瞧不起我?”

厲景琛回想起以前跟陸弘業的相處模式,似乎他永遠都是居高臨下的一方,也難怪陸弘業會不安了。

思及此,厲景琛端正態度道:“爸,以前是我的錯,以後都不會了。”

他這句話,等於間接告訴陸弘業,以前我是瞧不起你過,但今後,我會把你當成真正的長輩去敬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