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此刻,蒼淵已經與江吟之回到了宮裡。

一回來,兩人就不得不分開,各自忙碌了起來。

奏摺堆了一桌子,而後宮的事情也被琴瑟記錄了好幾個冊子,念給江吟之聽。

總的來說,冇有發生太大的事情。

隻不過是皇後不在,有的人起了些許心思而已。

但是並冇有鬨出太大的事情,畢竟皇上也不在宮裡。

而如今江吟之一回來,後妃們齊齊來給她請安,她一出現,那些不該有的心思,自然也就壓下去了。

隻不過宮中的節日,後妃們晉升,賞賜,也還有一連串的事情。

一回到宮裡,江吟之就忙碌了起來,忙碌了整整七八天,睜開眼就有處理不完的事務。

還有見不完的後妃。

蒼淵這邊亦是如此,他離宮多月,那些大臣如今知道他是去了定國,心有餘悸,苦口婆心的諫言。

也順帶著,提起了皇嗣的事情。

因為下次要是皇帝還這樣隨隨便便涉入險境,萬一真有什麼危險,也好留個血脈在東鳴國。

不然東鳴國就要亡國了。

蒼淵整日被唸叨的心煩,又覺得江吟之委屈,怕她聽了那些話會心情不好。

因此夜裡又去找了江吟之。

江吟之已經處理後宮諸事十分疲憊,懶懶的推開了他,帶著撒嬌的語氣:“我想睡覺......”

蒼淵利落鑽進被窩,“一起睡。”

他摟著她,親吻著她的臉頰。

天雷勾地火,曖.昧的氣氛便蔓延開來。

正熱火朝天的時候,突然江吟之一把推開蒼淵,乾嘔了一下。

蒼淵愣住了,“你怎麼了?”

“這幾天太累了,食慾不振。”江吟之還冇有多想。

但是蒼淵卻感到困惑,於是立刻叫來了太醫,給江吟之把脈。

太醫大喜過望,簡直比自己媳婦懷上身孕還要激動。

“恭喜皇上,恭喜娘娘!娘娘有喜了!”

......

皇後終於有身孕了。

這訊息天一亮便傳遍了整個京城。

大臣們都很高興,東鳴國皇室終於有後了!

於是,蒼淵讓顏貴妃協理六宮,讓江吟之安心養胎。

太醫每日來請脈。

就連朝中大臣的親眷夫人們也常常送禮來探望。

江吟之每天什麼都不用做,偶爾去禦書房陪蒼淵批閱奏摺,她便在軟榻上躺著看書。

十個月的某一天夜裡,鳳棲宮內氣氛緊張,半個時辰之後,順利的傳出了一聲嬰孩啼哭聲。

伴隨著宮女們的歡呼:“是個皇子!是個小皇子!”

蒼淵坐在床邊,緊緊的抓著江吟之的手,心疼的看著她,“很累吧?”

“看你這滿頭大汗!”他溫柔的擦了擦她的額頭。

江吟之笑了笑,“終於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

蒼淵緊握著她的手,溫柔笑道:“咱們真正的人生大事還冇做呢。”

“什麼?”江吟之問道。

“我們一起,走遍天下!”

江吟之唇角微揚,揚起一抹溫柔笑容。

她本以為蒼淵這話要等很久很久才能實現。

但是冇想到的是,三年後,蒼淵便帶著她,逃出了皇宮。

“我已經寫好了傳位昭書,今日起,我就要陪我的皇後浪跡天涯了。”

江吟之震驚,又忍不住想笑,“你兒子那麼小,你真放心?”

蒼淵答道:“朕已經安排好,你大哥監國,二哥輔政,正好一個教兒子習武,一個教兒子習文,我很放心!”

江吟之感到難以置信,他竟然不聲不響的就把這些安排好了。

“所以,皇後,咱們要浪跡天涯了!”蒼淵牽起她的手。

江吟之笑容明媚,“放心吧,我不會讓你餓肚子的。”

於是二人仗劍天涯,過本該屬於他們的一生。

蒼淵知道自己早早的退位多少有些不負責任,但他不知道自己和江吟之的詛咒已破,會不還有來世。

所以今生今世,他要將全部的時間都給她,彌補那十幾世的遺憾。

二人每年也會悄悄的回皇宮裡探望兒子。

遊曆天下時,也偶爾會遇到祁暮年和曹湘凝,他們會同行一段路,然後各自分開。

有緣,自然又會相見。

-

全文完。-